世人

请勿关注,已换号

不玩了(非本人,但代发)

emmm……想了一下,准备注销这个号。文的话心血来潮或许会用另一个号搞一搞,反正就当个小白吧。小天使们挥挥呀!

[晓薛]红尘客(二)

※人物重度ooc
※剧情瞎编
※私设众多
※小学生文笔。最近要开始好好学习,准备地理生物中考了,这篇一定不会坑!👌

              去个妓院真™难(二)

跟着晓星尘回来后的薛洋,不仅因为和这师徒俩混熟了,还因为有晓星尘的宠溺,所以开始越来越放肆了。

比如。
“谁tm在我脸上画花?!”抱山散人对着镜子大喊。

薛洋吹口哨。

“……板凳怎么坏了???”抱山散人看着一旁成了两半的板凳简直黑人问号脸。

薛洋又盛了一碗饭。

“薛洋啊!!!”

八年后。

“诶!小星星,你师父又罚你练字儿啊?”刚睡醒的薛洋揉着眼睛问一旁写字的晓星尘。

“说了多少次了,是单纯的练,没有罚。”晓星尘笑笑,甚是无奈。

“耳朵要长茧了,小星星你切住嘴!”薛洋眼睛一闭,双手捂耳朵,一副活受罪的样子。

“没那么夸张。”晓星尘用拿着毛笔的手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

“这不就是虐待你吗(小声逼逼)。我去……”找点吃的。
话音还未落,薛洋只觉得后颈有些凉飕飕的。

“哪个小兔崽子说我虐待某人?”抱山散人无比悠闲的抱着手臂说着。

“……”这个杀千刀的怎么来了!!!
薛洋现在心里想的就是这个。

“没有没有,师父,您应该是听错了吧?”晓星尘连忙红着脸帮薛洋脱罪。

“星尘,你那“和蔼可亲”的小师弟有没有告诉你一件事?”抱山散人露出微笑。

晓星尘:???

“你真的不适合说谎!哈哈哈哈哈哈!星尘你这个样子也是够蠢的!”

晓星尘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捂住了脸。

“可以啊小星星,这一下够丢人。”薛洋说着还比了个ok的手势。

“咳咳,我这会儿是有正事和你们说。”抱山散人收起笑容。

“师父请说。”

“哟!散人今天终于不散了?!”

“……!!!薛洋!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啊啊啊啊!!!”抱山散人又开始炸毛了。

晓星尘扶额。

真是……两个活宝……

半个时辰后。

“所以,师父您是想让我们下山去历练?”从晓星尘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有多激动。

“不用…呆在这破山上了???”薛洋也有些兴奋。

“别,你要是不想去就留下。”

“我想去想去想去想去,别阻拦我!”

“那师父您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晓星尘愉悦的问。

“下山之前,我会给你们足够的银两与各自的配剑,随我来吧。”

“好。”
“好啊!!!”

抱山散人从她的房间里出来时,手中多了两把剑。
薛洋看到的时候,不禁伸手去触摸。

“喜欢黑色的那把?”晓星尘看薛洋的手伸去的方向,似乎是想要那把黑的。

“嗯!”薛洋倒也不回避。

“正巧,我喜欢那把白色的。”

说着说着,薛洋就不自觉的勾住晓星尘的肩膀了,还时不时的蹭蹭他,两人看起来很亲昵。

“这分发呢,是你们的事。所以,你们他妈赶紧下山吧!!!”老娘的眼睛啊!!太他妈刺激了!

“溜了溜了!”

“师父再见!”

“晓星尘!我们终于不用再担心那个老妖婆来半夜查房了!”

“别这么说,师父是为了我们好。”

“小星星,趁现在天还没黑,咱们去做点刺激的事儿呗?”薛洋坏笑着摸摸下巴。

“什…什么事?”

“去妓院啊!”

“?!”

“去看姑娘啊,难不成你不喜欢吗?”

“我…我去就是了。”

“脸红什么呀,你一个大男人还怕被小姑娘吃了不成?”薛洋又将胳膊搭在晓星尘的肩膀上了。

这个动作从很早以前就成了他的习惯,大概是因为小时候没有太多的安全感吧。

说来也是巧,二人这一下山又往前走了一会,便碰到了个怡红院。

薛洋正准备拉着晓星尘进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嘶吼声:“艹!江澄!老子再也不信你了!”

“……”总有人,不想让我去逛妓院。

所以,你们以为抱山散人不会暗中观察嘛?!

tbc.

[晓薛]红尘客(一)

※人物重度ooc
※私设较多,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狗血剧情开始,重复我也没办法,是糖,食用愉快👌。

                      来个“拐卖”(一)

“小朋友?你想吃糖吗?”

“我…我想。”

“那就帮我去送信吧?”

“好。”

薛洋拿着常慈安递来的信走向对面的店子。
“应该是这里吧……”薛洋喃喃。

“啊!”
“星尘,你怎么了?”
“糖葫芦……”
“嗯???”
“师父,糖葫芦掉了……我还没吃呢…呜……”
“别哭啊,为师帮你再买一串好了。”

本想去送信的薛洋被这对话吸引了,他转过身去看还在发出呜咽的那个人。

明明只是普通的白衣,却被正在长身体的少年穿出了些许仙气。

“糖葫芦没了而已,你这样很吵。”薛洋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

晓星尘揉了揉眼睛:“你是谁啊?”

“我……?”
“你手上怎么拿着信?你是要去送信吗?”
“额…嗯嗯。”

晓星尘的注意力很快便被薛洋给转移了。
糖葫芦:???

“这么说你叫薛洋咯?没有父母?我叫晓星尘,嘿嘿。”晓星尘拿着师父新买的糖葫芦对薛洋笑。
“你师父对你可真好……”薛洋撇撇嘴。
他才不羡慕呢!

“你要吃吗?”晓星尘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问薛洋想不想吃糖葫芦。
“可…可以吗?”薛洋的眼睛亮了亮。
“嗯,可以的。”

薛洋小心翼翼的咬下一颗,却一直都没嚼。
“是酸吗?”晓星尘愣了愣。
“不是,挺好吃过的。”
“那就多吃几颗啊。”

半晌。
“不过你那信究竟要送给谁啊?”
“!!!”糟了!忘了这茬儿!!!
嚼着糖葫芦的薛洋险些被噎住,颤颤巍巍的伸手指向遇到常慈安的那处。
“咳咳…那边那个人让我送的……”
“那边…没人啊。”晓星尘眨眨眼。
“啊?!”
薛洋一看,果然没人啊!!!

“点心没了啊……”薛洋望天。
“你喜欢吃点心?这样的话,你跟着我们吧?每天都有点心的。”晓星尘说着还拨弄着手指数起来,一天之内他能吃多少盘点心。

“不是,她是你师父啊,给我吃干什么啊?”薛洋不解。

“我师父是个好心人,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是不是啊师父?”
蹲在他们身后看他们腻歪的抱山散人突然被点名了。
“啊?嗯,是的。”抱山散人莫名其妙的答着。
“你看吧。”
“跟着你们就有点心,那我以后都跟着你们吧!”薛洋有些激动的说着。

“师父师父!我和阿洋出去逛一会儿,您先把客栈找好!”晓星尘跟抱山散人挥了挥手。

抱山散人:他妈我徒弟就这样把别人家的孩子拐过来了?!!

她看着两个孩童远去的身影不禁勾了勾嘴角。
算了,随他们去吧,有个伴,不是更好?

那年,薛洋八岁,晓星尘九岁。
这便是少年们的相遇,是红尘的开端。

tbc.

[晓薛]生之时

※人物重度ooc
※不知道写什么系列
※很多私设,不喜勿喷
※今天开始好好写作业👌

                  生之时(短篇)

“师父,师父啊,下来吃饭了!”晓星尘在林子里大喊着。

真是的,又没同他商量就自己跑出去了。
晓星尘扶额,对于这个师父啊,说多了也是无奈。

上方的树枝动了动,薛洋突然从上面窜出。
晓星尘抬头,这师父又要干什么……

只见薛洋向他这处坠落,还说着:“徒弟弟接住我呀!!!”

晓星尘犹豫的伸出双手,薛洋却双脚一点,踩在了他的手上。

晓星尘:……

“吃饭了吃饭了!”薛洋用轻功往不远处的小茅屋飞。
经过晓星尘身边时,还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似乎是说他干的不错。

晓星尘叹了口气,他果然是栽在这师父手上了。

“小星星你快点啊,不然我就要吃光了。”薛洋咬着筷子说。
“来了来了。”别说,晓星尘还真有点慌。
这个师父的饭量可不是常人能比的……

盛好饭的晓星尘看着狼吞虎咽的薛洋,有点忍俊不禁。
“师父,慢点吃。”晓星尘说着还把黏在薛洋嘴边的饭粒拿下。
“嗯?不行不行,太好次了!”薛洋听了那句话连忙摇头。
“我以后还可以做给你吃的,现在就别吃那么快了,容易噎着?嗯?”
薛洋转了转眼珠,倒是也划算。
“好。”

饭后。
“小星星陪我练功嘛?”薛洋看着晓星尘说。
“饭后不宜剧烈运动,还有,我得先洗碗。”晓星尘看着一大盆子的碗觉得脑袋有些疼。
“那你洗完了陪我练?”
“再说吧。”

等晓星尘洗完碗时,薛洋已经抱着降灾在走廊上睡着了。
“真是的,不知道会着凉吗。”晓星尘轻轻的抽出薛洋手中的降灾,将它放在一旁,随后把他抱在怀里,走向他的房间。

晓星尘把他放在床上,之后熟练的蹲下身子帮他去脱鞋。
一系列的睡前事件弄完后,晓星尘想退出房间,可刚转身就被薛洋抓住了衣角。

“别…别走……”薛洋梦呓道。

晓星尘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了。
他也问过薛洋到底梦到了什么,可薛洋每次都会笑着对他说:“只是梦到你突然离家出走了而已。”

“师父,真的只是离家出走这么简单?”晓星尘盯着熟睡的薛洋。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薛洋的手逐渐松开了。

晓星尘压低声音说:“晚安。”
便退出了薛洋的房间。

走廊上还放着薛洋的降灾,晓星尘无奈的再去了一次薛洋的房间。

他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月亮也升到了天空的最顶端。
晓星尘发现他不懂薛洋,一点也不懂。

“唉……”这徒弟做的可真是失败。

“算了,睡觉。”

夜晚的风渐凉,吹的薛洋有点冷。
以至于第二天晓星尘醒来的时候发现怀里抱了个东西,还暖暖的。

“师…师父?你怎么在我床上?”晓星尘有些不自然的问。
“因为我冷啊,你又很暖和。”薛洋倒是理直气壮。
“不是…冷的话加被子就好了。”
“怎么?你还害羞了?咱们都是男人,你有的我都有,别害羞嘛。”
“我没有害羞……”

明明是像往常一样的早晨,晓星尘却觉得非常荒谬,也说不出是哪里怪。

“那个…小星星啊,你想不想下山去历练历练?”薛洋支支吾吾的问。
“下山?”晓星尘有点兴奋。
“对啊,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呢。”
“我们一起去?”
“都说是历练了,当然是你一个人去了。”
“那我不去了,一个人也不好玩。”
“你可以去结交一些朋友啊。”
“交朋友?好玩吗?”
“嗯,比和我呆在一起好玩。”
“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薛洋把晓星尘打发下山后,自己也下了山。
他那个姓常的仇家啊,似乎是要等不及被自己手刃了。

常家。
“这次叫我来做什么?”薛洋翘着二郎腿说着。
“请薛公子来吃一顿酒宴罢了。”常慈安笑着说。
“成美,别太紧张了。”金光瑶笑着说。
“哦?竟是这样的话,我便不客气了。”薛洋虽这样说着,可心里到底是不信的。

直至这天的后半夜,薛洋醒时发现自己已是在常家的地下室了。
“醒了?”常慈安问道。
“这么大的动静还不醒那不是猪吗。”薛洋冷哼。
“十年前,你杀我儿可认?”
“哪能啊,是他自杀的,我可没动手。”
“放肆!来人,剁掉他一指!”常慈安气的脸都涨红了。

薛洋也不反抗,这种罪他都不知道遭过多少次了。
小刀斩断小指的那一瞬间,薛洋感觉心底有着什么东西在躁动。
可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晓星尘的笑颜,却是硬生生的把这种怪异感压了回去。
“怎么样?招不招?”

“不是我杀的。”

“嘭!”上方的门突然开了。
紧接着传来金光瑶的声音:“常家的都给我活捉!”

金光瑶跑到薛洋面前,将恨生架到一旁的常慈安身上,对薛洋说:“成美,你先走。”

薛洋点点头,拿起被甩到一旁的降灾,使着轻功回山了。

“嘶…下手真他妈的黑!”薛洋强撑着给自己找能止血的药。
“常慈安?很好。我若是不灭了你全家,我便不信薛。”
薛洋的双眼里是从未有过的癫狂,这仇恨在十年前就开始生长。
谁知道他被污蔑时的不甘,谁知道他被孤立时的痛苦,谁知道他遇见晓星尘的喜悦?

这一切,都因为常慈安。
“我定与你势不两立!”

夜又深了几分。

“子琛,怎么了?”晓星尘与宋岚走在街上。
宋岚是他下山之后交到的第一位好友,两人也合得来。
“嘘,你听。”宋岚示意他听旁边两个金氏门生的对话。

“诶,昨晚那薛洋被常家的逮住了之后呢?”
“我听说啊,是被断了一根手指。”
“这么惨?那得多疼啊。”
“这还叫惨?那常萍不知道死的多惨呢,这要是我是常慈安,我肯定要薛洋生不如死。”
“人多嘴杂,别说了别说了。”
“嗯。”

晓星尘突然起身想去抓住那两个人。
他听到薛洋的名字时眉头就皱起来了,何况是断了指。
“星尘?”宋岚不解的拦住他。
“啊,子琛,我有些私事需要处理,今日不能奉陪,抱歉了。”晓星尘抱歉的笑了笑。
“无事。”
“那我便先行告退了。”
“再会。”

晓星尘追出去时发现人都溜了,这还怎么找啊……

先回山上吧……

当他推开薛洋房门的那一刻起,什么都变了。
房间里很凌乱,有些地方还带着血迹。
桌子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师徒情至此,不必挂念。

晓星尘想说他才不稀罕什么师徒关系,他稀罕的是这个不值钱的师父。

可这些血迹也是证实了那两个人说的事。

“薛洋,你等着我。”

三日后,金陵台。
“所以说,你是薛洋的好友金光瑶?”晓星尘背着霜华问。
“是,有什么问题吗?”金光瑶笑道。
他知道薛洋收了个徒弟,可没想到会突然见面啊。
“那你知道他此刻在哪吗?”
“现在的话……不出意外是在常家……”杀人。
“多谢!”
也不等他的话说完,晓星尘就走了。

常家…常家……在哪啊……

晓星尘一路打听过去,刚来到门口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若是我不承认反倒要杀了你呢?”

“那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常慈安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

晓星尘轻轻推开门,看到的便是薛洋沾满血的后背。

“你……都知道了吧……”薛洋闻声扭头,看到了晓星尘。
“是。”
“你来杀我的?”
“……”

“哈哈哈哈,你和他们一样,不信我?!”薛洋只觉得血液渐渐的从身体里流出。

“愣着干什么!两个一起杀!”常慈安大吼。

离薛洋最近的那个小厮抄起一把刀就向他砍去,可他好像不愿躲。

“薛洋!”第一反应,便是护住他。

薛洋睁大的双眼里流出清泪,一滴,两滴。

晓星尘一只手为他抹去眼泪,另一只抚上他的脸庞。
薛洋听见他嘶哑的声音:“我没有不信你…我…怎么会不信你呢……”

“晓星尘!你撑着!我带你去找大夫…!”薛洋抓着他的手。
不料晓星尘突然的挣开,盖住他的眼睛。
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好好活下去……”

“别…别睡!”

待晓星尘倒在他的怀里,薛洋看到那小厮一脸恐惧。

“既然恐惧,又为什么要得罪我呢?”薛洋提起降灾冲去。

心里那股躁动,再也止不住了。
死……都给我死……

“常慈安啊,我都说了没杀你那傻逼儿子,可你偏偏不信。”薛洋笑着说。
常慈安看着那溅着血的脸,觉得活像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

“你杀了我要娶回去的人,这账该怎么算?”

“嗯……挖心好像不太好…水淹又太便宜你了。绞刑又不太痛苦……有了,要不我将你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吧?”

“求求你…别……啊!!”

薛洋的眼底,连最后一抹光也暗了。

他把常慈安分成了不知道多少片,后来,全都挂在了常家的匿排上。
还点了一把火,烧了这不堪的地方。

薛洋笑着对晓星尘说:“我们回家……”

那晚,他对晓星尘说了许多事。
说他如何看清这肮脏的世界,说他如何遇见晓星尘的,说他……如何喜欢上晓星尘的。

“当初只觉得你的眼睛干净,后来却是怎么也戒不掉了。”

“你还欠我好多顿饭,别想抵赖。”

“所以你快点醒,别睡了。”

“明天你就会醒的,对吧?”

“……我喜欢你啊。”

薛洋伏在晓星尘的胸前,用力的裹紧他的衣服,似乎是不接受这结局。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晓星尘胸前的衣物已经被打湿。

“晓星尘,我等你。”

生之时,生不逢时。
死之时,撕心裂肺。

“我一直没说,其实我很幸运,遇见了你。”他笑着对薛洋说。

你看,春去秋来,我还是很喜欢你。

end.

[晓薛]何妨(短篇)

※人物重度ooc
※剧情是不存在的
※标题和内容没半毛钱关系系列
※合体了的短篇,绝对不是刀子。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莫名其妙的把洋洋给写死(???)。不要问我宋道长为嘛会把脉,就当他什么都会吧。凑合着写的你们凑合着看啊👌。

                    何妨(短篇)

“这米酒不甜!你们家是不是掺了水啊?!”薛洋提脚就踹翻了个摊子。

只是现在没有金光瑶跟他收拾烂摊子,也没有晓星尘在跟前说教了。
貌似,有些不习惯。

“哎哟!小祖宗,你又怎么了!三天两头踹摊子还不带给钱的!”小贩撸起袖子就要打人。
“动,你再动。”薛洋拿起降灾,眼中带着不屑。
小贩自知打不过,便没了下一步的动作。
薛洋觉得这样的对峙简直是浪费时间:“这次你薛爷爷我可就不找麻烦了,下次我来的时候,记得多放糖。”

语毕,便转身去其他摊子上搞事了。

小贩:下一次?不存在的。

“哎呀,没有阿瑶和道长在身边唠叨……”真不习惯。
想到这里,薛洋的眸子沉了沉。
这样真恶心。

等他回到义庄的时候,已经傍晚。
夕阳映红了半边天,却将义庄衬托的更死寂。

“道长,我回来啦。”薛洋拎着一袋糖果走进房子。
这声音回荡了很久。

不远处放着一副棺材,薛洋走过去。
没有看到以往的白衣道人,棺材里空空如也。
薛洋眼睛里闪过一丝错愕,随即消失。
“锁灵囊…锁灵囊!”他说着便在房间里找寻起来。

什么都没了。
他大笑着。
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跟我玩这些把戏?很好,你们等着。”他的脸上带着戾气,说是修罗也不过如此。

月亮不知何时挂上天空,幽亮的像谁的眼眸。

究竟,是谁呢。

第二天清晨。

“哦,下雪了。”薛洋搓着手哈气。
“什么鬼天气啊,还下雪!”虽说是抱怨的口气,可他是难得的兴奋。
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啊……

“道长,你看……”习惯性的朝着屋子里喊着。

“差点忘了,你已经死了。”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愉悦。

“可惜啊,你看不到这清风明月之景了。”

薛洋收拾好东西就上了路,该去哪,他也不知道。
明明只是漫无目的的闲逛,还是会偶尔的想起晓星尘的唠叨。

“哈哈哈,打不着!”
“你别跑!”
“不跑给你打不是傻啊!”
“等等我啊…”

前面一群小孩们在那里打雪仗,嬉笑声不断。
薛洋蹲下身子,用雪堆起一个小球,向那边扔去。
孩童们的声音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慌失措。

风,越来越大了。
薛洋扯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
你看,就是这样,谁都是这样。

他迎着风雪走,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一个脚印,准备寻找落脚之地。

说来也是巧,他在客栈里遇到了宋岚。
“真是巧啊,宋道长。”薛洋眯了眯眼睛。
“……”宋岚说不出话,单单从面色上看,也显示出了他的杀意。
“想杀我?那就请你把晓星尘的尸体给我吧。”薛洋抽出降灾,猛地对宋岚袭去。

“铮!”拂雪与降灾的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二人被弹开后,又再次纠缠在一起。
这边打斗的碰碰作响,掌柜那边听的心里发慌。

“那个…二位客官,若是要打…不妨去门外打,这要是把我这养老的小店打坏了……”掌柜的赔笑着说。

“嗯?”怀中突然多了一袋银子,掌柜的不知从哪飞来的。
“快滚。”薛洋剐了他一眼。
“是是,我这就走。”

“子琛?”晓星尘的声音从薛洋的身后穿出。
薛洋出手越发凌厉了。
既然宋岚已经将晓星尘复活了,若是不杀了他,怕是后患无穷啊。

只是后背一阵刺痛,薛洋转过身去。
发现晓星尘的眼睛已经回来了。

“晓星尘道长?”

“你是?”

“我是…”话还没说完宋岚便将拂雪刺入他的心脏。
血液在那一瞬间似乎是凝固了。
晓星尘…不记得他了。

薛洋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脱险的,只知道此刻的他站在荒地里。
薛洋觉得冷,宛如坠入冰窖。

“嘁!”薛洋冷哼一声。
真他娘的要死在这种不毛之地了。
脑袋越来越沉,眼皮子越来越重。
他慢慢的躺在地上,合上眼睛。

这样,挺好的。

“醒了吗?”晓星尘看着薛洋。
薛洋一脸警惕。
身上的伤口被上了药,却依旧有点疼。

“你不认识我?”
“啊?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
“子琛刚才做的有些过了,我替他道歉。”晓星尘抱歉的笑了笑,看起来确实是那么回事儿。
薛洋心里清楚,宋岚没做错。

“是啊,可是疼死我了,道长你说该怎么办呢?”薛洋开始耍无赖。
“你在我这住到伤好为止吧。”

“好啊。”

“那你先休息,我出去一下。”
“嗯哼。”

薛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莫名有一种自己做错了的感觉。
“呵,傻子。”
薛洋翻过身,闭上眼睛,慢慢的睡着了。

因为晓星尘的死,他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过了。
而此刻的房间里弥漫着只属于他的味道,让薛洋有些迷恋。
薛洋不知道这个梦什么时候会醒,不如永远都不醒。
就这样沉溺吧。

“晓星尘!晓星尘啊!你在哪?在哪!”梦里的薛洋在黑暗中徘徊。
他找不到晓星尘了。

从未感受过的绝望。
“呃!”冷不防的被绊倒,薛洋痛呼一声。
“跑啊,怎么不跑了?”
“薛家的贱货!”
“小乞丐滚一边去!”
带着戏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出。

薛洋伸手捂住耳朵,好似这样就听不到那些话语了。

渐渐的,声音开始消失。
薛洋看到不远处的白衣道人,他想上前,可脚却像被定住了一样,不能挪动半分。

晓星尘与宋岚在那边有说有笑,好不快活。

晓星尘,你凭什么对他笑!

“星尘,我们走吧?”

“好。”

“都他妈的跟我留下来!”薛洋吼完这句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血液染红。
晓星尘已经倒在了宋岚的怀里。

“我…我……”薛洋看着沾满血的手。
“是你杀了他!”宋岚眼里含着泪,可那种神情薛洋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仇恨。
在谁的心底慢慢生根发芽了。

薛洋猛地睁开眼睛,抬起手看了看,
确认没有血才放下。

“做噩梦了?”温柔的声音听的薛洋一愣。
曾经的他也是这样的温柔,会温柔的唤他“阿洋”。

“嗯,梦到了一些陈年往事。”薛洋扶着脑袋慢悠悠的说。
“哦?不妨说一说?”
“也没什么,不过是无意害死了一位故友罢了。”却让我记到如今。
“原来是这样,我并不是有意提起你的伤心事,抱歉。”晓星尘慌乱的道歉。

薛洋露出小虎牙,笑着说:“没关系。”
晓星尘突然觉得,他们好像很熟。
应该在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薛洋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和他们是一路人,第二天便选择离开,哪怕他答应了晓星尘要养好伤再走。
可是,他好像有些心动了。
晓星尘太好了,好的让他觉得不真实。
宋岚倒是还算正常,看见他就要打,几次都被晓星尘拦住了。

“道长,后会有期啊。”
“告辞。”

“阿瑶?你能来这荒山野岭也是巧啊。”薛洋碰见了正在派人捉拿他的金光瑶。
“谁知道你突然就没影了呢。”金光瑶依旧笑着。
“说吧,找我干嘛?”
“阴虎符。”
“给你?”
“嗯。”
“给你了会用吗?”
“你教我啊。”

“哈哈哈,阿瑶,你真是心大。我教你?真是笑话。”薛洋大笑。
“我明白你的性子,阴虎符都不一定会留下。所以这次,不能让你活着回去了。”金光瑶的声音充满了寒意。

“那就试试吧。”

无疑又是一阵打斗。
金光瑶没出手,他带来的金家门生已经足够灭了薛洋。

薛洋打的有些吃力,本就不能做剧烈运动,又在打斗,伤口无疑的裂开了。白色的绷带渐渐被染红,衣物也难逃此劫。

肩上被刺了一剑,脸也被划破了。
薛洋可是被打的狼狈至极。

“别留活口,记得搜身。”金光瑶看着奄奄一息的薛洋说。
随后便先行离去,杀人灭口这种勾当,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你们干什么!”晓星尘微怒的喊着。
他不过是不放心的回来看看他,谁知道居然有人想将薛洋杀人灭口。
他承认,他看到薛洋那副狼狈模样时,第一次有了想杀人的冲动。

“不好,有人来了!先撤!”金家那领头的门生见大事不妙便要撤退。
奈何薛洋不是个好惹的主啊。
“怎么?想走?”薛洋提起降灾顺手便刺破一个人的喉咙。
“来啊,杀了我。”
血液在空中喷洒,染红了薛洋的脸,也染红了晓星尘的眼。

“怎么回事……”晓星尘不相信的喃喃。
宋岚冷着脸,在晓星尘手上写下:这畜生不如的东西。

“薛洋…你……不得…好死……”最后一个门生指着薛洋说,可惜说完就嗝屁了。

“你们也要杀我吗?”薛洋笑看着他们两个。
晓星尘听到薛洋这个名字时,脑袋里闪现过几个画面。
那里面的薛洋无不是沾满了鲜血,还有充满着杀戮的眼眸。

“杀了你……”晓星尘颤抖着开口。
宋岚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伸手阻拦。
谁知晓星尘抽出霜华就对薛洋挥去,还将宋岚推出老远。

薛洋见了也不多,只是站在那里笑。
这笑与周边的冰雪形成了对比,晓星尘觉得太刺眼了。

霜华划过薛洋颈脖时,薛洋张开嘴说了一句话。

“我该死。”

晓星尘睁大了双眼,脑袋骤疼。
记起什么了吗?
好像…忘记了谁…一个很重要的人……

那个人会跟他讲笑话,会和阿箐吵架,还会…会向他撒娇,耍无奈。

“薛洋。”晓星尘看着他的眼睛,那是从未有过的恨意。
“我记起来了。”

薛洋把脑袋贴近晓星尘的耳朵,他用尽全身的力气问:“昨夜的星辰,是不是你?”

昨夜星辰恰似你。
这句话包含了薛洋太多的感情。
或许他终究是喜欢晓星尘的吧。

晓星尘不知如何做答,毕竟,他面对的是薛洋。
“你…”撑着点。
晓星尘虽然恨他,可理性占了上风。
他不喜欢杀戮,无论他多恨薛洋,也不想杀了他。

话还没说完,他只感觉肩上一沉。

薛洋死了。

明明是那样好的消息,在他的心里却是那样的不能接受。

“子琛……”晓星尘茫然的望向宋岚。
宋岚不语,拉过薛洋的手把了把脉。

不久,他写下:死了。没救了。

晓星尘把薛洋抱在怀里,抱的那么紧。
少年闭着眼眸,诡异的安静。
晓星尘感到怀中的人越来越冷,便伸手将他的手搓热。

宋岚慢慢起身,对晓星尘伸出手:我们走吧。

晓星尘捂住眼睛,不让眼眶中的泪滑落。
情愫在角落里潜滋暗长,连他都没发觉。

“啊啊…唔哇……”晓星尘抱着他的手越来越紧,眼泪将他的衣裳打湿,与干涸的血液混合。

宋岚知道他有多伤心,但是这心病,他也无能为力。

“子琛…我们就此别过吧……”

好。宋岚明白,他需要重新开始。

随后他们两个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有缘再见。

晓星尘不知道,自己对与薛洋来说,就像是冰霜中的春风,也是春风中的冰霜。
这样的喜欢太累了。

可薛洋也不知道,晓星尘对自己的感情,是常人不可逾越的。
正如他们之间的鸿沟一样,不可逾越。

现代。

“没有后续了?”薛洋这问题显然是没有听够。
“嗯。”晓星尘帮他理了理头发。

“这故事真无聊,气氛太沉重了。”薛洋打个哈欠。
“这可不比你看的那些武侠小说。”晓星尘无奈的笑。
“也是,不然我怎么会犯困呢。”

“要睡会儿吗?”
“好啊。”

薛洋靠在晓星尘的肩上睡去,宛如当年。

晓星尘扭头看向窗外,飘着大雪,有些意外。

你看,雪没停,你还在……

end.

[魔道众人]连麦之战(新年贺文)

※人物重度ooc
※用脚编的剧情我真的改不了啊……
※在开车的边缘徘徊
※赶的很潦草,有错会再改。再发文估计就一个月之后了,咱们寒假见👌。最后,新年(元旦)快乐!

               连麦之战(新年贺文)

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号。
大半夜的都没睡觉,全都等着跨年。
住在薛洋隔壁的魏无羡提了个建议:连麦。

“要不咱们连麦吧?反正我也不想去你们那,你们也不愿意来我这。”魏无羡发语音。

“太远了兄dei,哪怕是隔壁。”薛洋怕打扰了旁边小憩的晓星尘用的打字。

“在自己房间里比较隐蔽(可以做不可描述的事情)。”金光瑶算是同意了。

“也是,免得哪个不知羞的人突然就开车了。”江澄表示看了会长针眼。

“成了!咱们打电话,都别禁麦啊。”魏无羡说着就开始了扣扣电话。
薛洋:???扣扣电话……
金光瑶:上档次!
江澄:exm?

刚刚睡醒的晓星尘揉了揉眼睛,眼神迷离。
薛洋抬起头看到的便是他这样的神情,不禁有一种想犯罪的感觉。
薛洋伸手捏了捏晓星尘的脸,这举动倒是让晓星尘清醒了几分。
“醒了啊?”薛洋问。
“嗯。”晓星尘拉过他的手,顺势抱住他。
“连麦吗?魏不要脸他们都在。”
“好啊。”
晓星尘在摸索手机的过程中还在薛洋脸上印下一吻,薛洋可是淡定的很。

“怎么?没睡够?”薛洋调笑道。
“想陪你跨年。”谁知晓星尘答非所问。
“陪你跨每一年的年。”突然蹦出来的情话让薛洋有点愣。
“你……”

“跨年???你们能不能为金鞋垫想想!他跨的过去吗?!”话还没说完,手机里传来魏无羡欠揍的声音。
“噗嗤…!阿瑶,这个分析我觉得很对……”薛洋的注意力成功的被转移了。
晓星尘无奈的笑了笑。

“澄师妹呢?”
“不在,还有,你没有师妹,叫声师兄来听听。”江澄窝在蓝曦臣的怀里说。
“不是,你的声音怎么那么怪?”
“我在吃东西。”
“叮咚”您的好友[金凌很帅]已加入电话。
“叮咚”您的好友[蓝思追很乖]已加入电话。
“叮咚”您的好友[蓝景仪很皮]已加入电话。
“新年快乐啊各位。”金凌说着便拆开乐事薯片的包装。
“少吃点。”蓝思追看着满屋的狼籍说。
蓝思追:完了……
金凌:什么完了?
蓝景仪:思追,你皮了。

“快乐快乐。”金光瑶乐呵呵的说。
可能谁也想不到,他此刻趁着聂明玦熟睡,手大胆的在他的腹肌上游走。
手感果然不是一般的好啊……

“啊啊!我要吃东西!你们怎么都有吃的啊!!!”魏无羡发出驴叫。
“我没有。”薛洋很诚实。
“澄师妹,分我点怎么样?”
“地下交易?!”薛洋倒吸一口凉气。
“放jb屁,不和你同流合污!”
“咳咳,舅舅,注意言辞……”

“诶,我跟你们说,我发现蓝二哥哥的腹肌好帅啊……”魏无羡犯完花痴还发了张图。
“我不服,我们家道长的才最帅!”薛洋撩起晓星尘的衣服就拍了张照。
“阿洋,很冷……”晓星尘默默说了句。
“等会就不冷了。”薛洋这句话不明不白。

“什么啊!蓝愿,咱们也来!”金凌的爪子摸上蓝思追的腹部。
蓝思追只觉得一阵瘙痒,“噗嗤”一声竟是笑了出来。
“别笑,很严肃的。”
“好。”
蓝思追的腹肌并不明显,但如果用手去摸是绝对能摸到的。

江澄把头转过去,看着蓝曦臣。
蓝曦臣一脸了然,自己开始扒衣服。
江澄有点不敢看,一直捂着眼睛。
“好了。”蓝曦臣握上江澄的手。
江澄突然就感慨了:好白啊……
“嗯……我来告诉你们什么叫真的帅。”江澄说。
“蓝涣,你赶紧…把衣服穿上。”说实话,他还想再看一会儿。
“不用了,我去洗澡。”
“哦。”

金光瑶对此表示不屑。
谁的腹肌能比过聂明玦的呢!
他刚想拍下来,结果聂明玦坐了起来。
“干什么啊?”
“秀腹肌啊。”
“哦,秀你自己吧。”
“我的没你的好看。”
“嗯???”
聂明玦想把搭在腹部的手拿开,金光瑶却是先一步移开了手。

“我和蓝愿去整理一下房间,你们好好聊。”金凌说完就溜了。

“嗯…二哥哥?你干什么啊?!啊……”
“天天就是天天。”
连麦过程中突然开车,众人的心情很复杂,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魏无羡饿了,本来打算自己去做饭的。可是蓝忘机已经穿上围裙了,再脱很麻烦。
关键是,这围裙是魏无羡新买回来的!
粉色还有兔兔!是不是很少女!
所以坐不住的魏无羡打算去撩他,这撩上火了,饭也吃不成了。
蓝忘机直接把他扑床上了,唇贴唇,长驱直入,亲的魏无羡有点晕。

完了……

另一边。
看着聂明玦的震惊金光瑶觉得很赏心悦目。
金光瑶凑近聂明玦,在他的耳畔说:“我要。”
聂明玦沉默,金光瑶算是当他答应了。

“兄dei们,我先开饭了。”金光瑶对着手机说完便禁了麦。
“你发春啊?”
“是啊,对着你就发春。”金光瑶把手伸进聂明玦的衣服里。
“洗完澡再继续。”聂明玦推了推金光瑶。
“不好,现在就要。”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充满了水渍声,带着些呻吟。

薛洋连微笑都带着mmp!
他妈幸亏金凌和蓝思追他们去整理房间了!不然会教坏小朋友的!
“道长,你不要像他们一样做衣冠禽兽。”薛洋语重心长的说。
“嗯……应该不会……”
“应该不会?”
“这种东西得看情况吧,比如说现在……”晓星尘摸着下巴想了一下。
“我就很饿(jike)。”
“道长,你变了,你讲荤段子……”
“我没有啊,只是在学着平时的阿洋说话而已。”晓星尘露出无辜的笑。
薛洋:敢情是我把你带歪的啊……

“所以,阿洋不和我一起吗?”
薛洋感觉不妙,就先伸手把晓星尘推倒在沙发上。
“我上你怎么样?”薛洋邪魅一笑。
“上我?”
“嗯哼。”
“噗,看你本事了。”
薛洋主动吻上晓星尘的唇,晓星尘配合的打开齿关,却不料晓星尘打开后便是进攻薛洋的领域。

晓星尘放开差点断气的薛洋,薛洋望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特别不敢接受。
“现在,是我上你了。”

拉灯👌。

江澄:???
厕所里的水声戛然而止,江澄反射性的回了头。
只见蓝曦臣穿着浴衣,胸膛那敞开了一大片。
江澄默默咽了咽口水,不过表面还是很淡定的。
“洗完了?”
“嗯。你们怎么没聊了?”
“他们都……都开车去了。”
“嗯?哦哦,开车啊……”
“没教坏小朋友的。”
看着江澄莫名的紧张蓝曦臣不解:“晚吟,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啊。”
“嗯?”蓝曦臣朝着江澄走过来。
江澄赶紧禁麦了,他怕会发生少儿不宜的事。

看着蓝曦臣近在咫尺的锁骨,江澄没控制住咬了上去,留下一个淡淡的牙印。
“呃…晚吟?”蓝曦臣愣了愣。
江澄这他妈可是第一次这么主动啊!
“别废话了。”江澄低着头,不让他看见自己红了的脸。

“好。”

蓝景仪表示想去吔屎,有对象了不起吗?!
凌晨十二点。
蓝景仪:“新年快乐,我出去撸串儿,再见!”

今天的蓝景仪小朋友也依旧没有对象呢。

第二天。

“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
“昨天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发生。”
“啧啧啧,这个年过的啊。”
“饿死我了,吃饭去。”
“溜了溜了,咱们去下馆子。”
“走走走。”

蓝景仪:……我真的好想融入你们啊,但我好像不是个gay。

end.

[魔道众人]这个帽子有点绿(圣诞贺文)

※人物重度ooc
※还是用脚想剧情
※赶的很匆忙,以后可能会修改,有什么错字请捉虫。还有,圣诞节快乐👌。

         这个帽子有点绿(圣诞贺文)

“魏无羡!你出去买的圣诞帽呢?”薛洋说着还顺手从一旁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圣诞老人的玩偶挂在圣诞树上。

“啊啊啊,等会啊,买多少个?”魏无羡闷闷的声音从另一间房里传来。

“你还没去啊?!”江澄从厨房里探出头。
“没呢没呢!金鞋垫在帮我打理衣服!”

“卧槽,抓紧点啊,等会他们过来了没弄好可是都要去吔屎的啊!”薛洋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去你妈的吔屎,我出门了!”魏无羡提起裤子就向外奔去。

“阿洋,你看见我鞋垫了吗?”金光瑶搂着一堆衣服说。
“这……”薛洋还真没看见。

“鞋柜最下面一排的左边。”江澄幽幽的来了一句。
“谢谢。”

薛洋走到房间里,锁上门,床上摆着金光瑶不久前跟他们选好的衣服。
薛洋褪下原本的休闲服,换上金光瑶为他搭配的衣服。

今天,是圣诞节。
之前和那一群家伙约好要一起过的节日,既然都答应了,当然要隆重些了。
那两个妻控是肯定会来的,阿瑶的人这段时间也刚好有空。
不知道晓星尘会不会来诶。薛洋在心里叹了口气。

“叮咚。”门铃突然响起。
薛洋心里泛起悸动,却是让江澄去帮忙开门。
江澄刚好把最后一个饭盒盖好,不禁在心里感慨:做饭?没有下次了。

门一开,一阵寒风吹进屋里,伴着那的是少年清亮的声音:“舅舅,圣诞快乐!”
江澄微微皱眉,连忙说道:“不冷吗?”
“冷死了!”
“那还不进来!”

“舅舅好……”蓝思追弱弱的说。
“嗯,你也进来。”

“哟,这不金凌和蓝思追小朋友嘛,今个儿怎么有空来过圣诞节啊?”薛洋打哈哈。
“陪你们玩还不乐意了?”金凌反问。
“乐意乐意乐意。”
“那不就成了。”

“阿凌,你怎么来了?”金光瑶拿着鞋垫说。
“小叔好啊,魏不要脸邀请我过来的,让我顺便带上蓝愿。”
“那阿凌今天要玩的高兴一点。”金光瑶摸了摸金凌的头。
“嗯。”

“叮咚。”门铃再次响起。
“我去吧。”薛洋起身。
“哐。”
“哈哈哈哈哈哈,我夷陵老祖活着回来了!辣鸡洋看招!”魏无羡欠揍的声音响起。
“艹!”薛洋感觉头上被带了个帽子。
圣诞帽???
他伸手把帽子拿下来,绿色……
够吉利。

“哈哈哈哈哈哈,多帅啊。”
“帅你妈!”
眼看两人就要动手了,结果一边来了一个人。
“走吧。”晓星尘对蓝忘机说。
“嗯。”蓝忘机应到。

薛洋、魏无羡:???

“阿澄,今天你做饭啊?”蓝曦臣环着江澄的腰。
“嗯。”江澄回握住他的手。
“那我今天可要大饱口福了。”蓝曦臣对江澄一笑。
“那就多吃点。”

“那就开饭吧。”金光瑶招手。
“好啊!”
“快活快活!”
“终于可以开饭了……”

“别抢啊!”
“魏无羡!老子的鸡腿!”
“放屁,这是鸭腿。”
“没屁放啊!”

“怎么,不多吃点?”金光瑶望着聂明玦。
“不太饿。”聂明玦眼见碗快要见底了,却是没要再添的意思。
金光瑶似乎是想了一下什么,便对他说:“明玦你今晚撑得住吗?”
聂明玦:……我选择多吃一点。

“阿凌,慢点吃。”蓝思追无奈。
“唔次缪木下次了(不吃就没下次了)!”
“以后我做给你吃啊。”
“咳咳,你做的能吃吗……?”
“怎…怎么不行!”被戳穿弱处的蓝思追小朋友表示很难为情。
“哈哈哈,逗你的。”

“阿洋,别往魏无羡那里窜了……”晓星尘帮薛洋夹菜。
“不行,他总抢我的菜!”
“打住打住!什么叫我总抢你的菜?!蓝二哥哥是你的菜吗?”魏无羡好似炫耀一把搂住蓝忘机。
蓝忘机的眼睛亮了亮。
可能是觉得天天有望了吧。

“吃完了自己洗碗。”江澄收拾自己的碗筷。
“我来吧。”蓝曦臣接过他手上的餐具。
不过只是手稍稍的摩擦到了,却将江澄激的马上缩回了手。
“谢…谢谢。”江澄撇过头。
蓝曦臣看到他脸颊旁的绯红也是不点名:“应该的。”

厨房中。
“洗洁精是不是多了点?”
“有吗?”
“这么多泡泡?!”
“不多啊!”
“哪里不多了?!”
魏薛二人蹲在墙角讨论着洗碗应该放多少洗洁精。
其他人对他们这种逃避洗碗的行为表示不屑。

也不知道是谁,不经意的把泡泡甩到某一个人的身上了,于是,众人就开始玩起泡泡了。

“鞋垫!”
“悠着点。”
“卧槽!衣服全湿了!”
“谁还在甩啊!”
“澄师妹!别生气!”
“要死哦?”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能不能好好洗碗?”
“不能,下一个!”

“哪个傻逼开始玩的……累死你薛爷爷我了……”薛洋摊在沙发上喘气。
“我什么都没干啊……”晓星尘也一起喘。
魏无羡几个趴在地上,估计也是累的够呛。

金光瑶拿出手机,摇了摇,说:“拍张照吧?”
“好。”
“可以可以。”
“留个纪念。”

众人开始寻找位置摆姿势。
“我照了啊。”

“一!”

“二!”

“三!”

“圣诞快乐!”

随着“咔嚓”声的响起,这份记忆,也被他们珍藏着。

“这帽子真鸡儿绿!”
“怎么还怼我!”
“绿绿更健康。”

听到这些话的金光瑶,把照片发朋友圈的配文给改了。

“爱是一道光,绿的你发慌。”

end.

留他一条红尘路,故事开篇已落终。
世间情意远山川,可知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