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

请勿关注,已换号

[晓薛]何妨(短篇)

※人物重度ooc
※剧情是不存在的
※标题和内容没半毛钱关系系列
※合体了的短篇,绝对不是刀子。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莫名其妙的把洋洋给写死(???)。不要问我宋道长为嘛会把脉,就当他什么都会吧。凑合着写的你们凑合着看啊👌。

                    何妨(短篇)

“这米酒不甜!你们家是不是掺了水啊?!”薛洋提脚就踹翻了个摊子。

只是现在没有金光瑶跟他收拾烂摊子,也没有晓星尘在跟前说教了。
貌似,有些不习惯。

“哎哟!小祖宗,你又怎么了!三天两头踹摊子还不带给钱的!”小贩撸起袖子就要打人。
“动,你再动。”薛洋拿起降灾,眼中带着不屑。
小贩自知打不过,便没了下一步的动作。
薛洋觉得这样的对峙简直是浪费时间:“这次你薛爷爷我可就不找麻烦了,下次我来的时候,记得多放糖。”

语毕,便转身去其他摊子上搞事了。

小贩:下一次?不存在的。

“哎呀,没有阿瑶和道长在身边唠叨……”真不习惯。
想到这里,薛洋的眸子沉了沉。
这样真恶心。

等他回到义庄的时候,已经傍晚。
夕阳映红了半边天,却将义庄衬托的更死寂。

“道长,我回来啦。”薛洋拎着一袋糖果走进房子。
这声音回荡了很久。

不远处放着一副棺材,薛洋走过去。
没有看到以往的白衣道人,棺材里空空如也。
薛洋眼睛里闪过一丝错愕,随即消失。
“锁灵囊…锁灵囊!”他说着便在房间里找寻起来。

什么都没了。
他大笑着。
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跟我玩这些把戏?很好,你们等着。”他的脸上带着戾气,说是修罗也不过如此。

月亮不知何时挂上天空,幽亮的像谁的眼眸。

究竟,是谁呢。

第二天清晨。

“哦,下雪了。”薛洋搓着手哈气。
“什么鬼天气啊,还下雪!”虽说是抱怨的口气,可他是难得的兴奋。
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啊……

“道长,你看……”习惯性的朝着屋子里喊着。

“差点忘了,你已经死了。”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愉悦。

“可惜啊,你看不到这清风明月之景了。”

薛洋收拾好东西就上了路,该去哪,他也不知道。
明明只是漫无目的的闲逛,还是会偶尔的想起晓星尘的唠叨。

“哈哈哈,打不着!”
“你别跑!”
“不跑给你打不是傻啊!”
“等等我啊…”

前面一群小孩们在那里打雪仗,嬉笑声不断。
薛洋蹲下身子,用雪堆起一个小球,向那边扔去。
孩童们的声音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慌失措。

风,越来越大了。
薛洋扯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
你看,就是这样,谁都是这样。

他迎着风雪走,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一个脚印,准备寻找落脚之地。

说来也是巧,他在客栈里遇到了宋岚。
“真是巧啊,宋道长。”薛洋眯了眯眼睛。
“……”宋岚说不出话,单单从面色上看,也显示出了他的杀意。
“想杀我?那就请你把晓星尘的尸体给我吧。”薛洋抽出降灾,猛地对宋岚袭去。

“铮!”拂雪与降灾的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二人被弹开后,又再次纠缠在一起。
这边打斗的碰碰作响,掌柜那边听的心里发慌。

“那个…二位客官,若是要打…不妨去门外打,这要是把我这养老的小店打坏了……”掌柜的赔笑着说。

“嗯?”怀中突然多了一袋银子,掌柜的不知从哪飞来的。
“快滚。”薛洋剐了他一眼。
“是是,我这就走。”

“子琛?”晓星尘的声音从薛洋的身后穿出。
薛洋出手越发凌厉了。
既然宋岚已经将晓星尘复活了,若是不杀了他,怕是后患无穷啊。

只是后背一阵刺痛,薛洋转过身去。
发现晓星尘的眼睛已经回来了。

“晓星尘道长?”

“你是?”

“我是…”话还没说完宋岚便将拂雪刺入他的心脏。
血液在那一瞬间似乎是凝固了。
晓星尘…不记得他了。

薛洋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脱险的,只知道此刻的他站在荒地里。
薛洋觉得冷,宛如坠入冰窖。

“嘁!”薛洋冷哼一声。
真他娘的要死在这种不毛之地了。
脑袋越来越沉,眼皮子越来越重。
他慢慢的躺在地上,合上眼睛。

这样,挺好的。

“醒了吗?”晓星尘看着薛洋。
薛洋一脸警惕。
身上的伤口被上了药,却依旧有点疼。

“你不认识我?”
“啊?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
“子琛刚才做的有些过了,我替他道歉。”晓星尘抱歉的笑了笑,看起来确实是那么回事儿。
薛洋心里清楚,宋岚没做错。

“是啊,可是疼死我了,道长你说该怎么办呢?”薛洋开始耍无赖。
“你在我这住到伤好为止吧。”

“好啊。”

“那你先休息,我出去一下。”
“嗯哼。”

薛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莫名有一种自己做错了的感觉。
“呵,傻子。”
薛洋翻过身,闭上眼睛,慢慢的睡着了。

因为晓星尘的死,他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过了。
而此刻的房间里弥漫着只属于他的味道,让薛洋有些迷恋。
薛洋不知道这个梦什么时候会醒,不如永远都不醒。
就这样沉溺吧。

“晓星尘!晓星尘啊!你在哪?在哪!”梦里的薛洋在黑暗中徘徊。
他找不到晓星尘了。

从未感受过的绝望。
“呃!”冷不防的被绊倒,薛洋痛呼一声。
“跑啊,怎么不跑了?”
“薛家的贱货!”
“小乞丐滚一边去!”
带着戏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出。

薛洋伸手捂住耳朵,好似这样就听不到那些话语了。

渐渐的,声音开始消失。
薛洋看到不远处的白衣道人,他想上前,可脚却像被定住了一样,不能挪动半分。

晓星尘与宋岚在那边有说有笑,好不快活。

晓星尘,你凭什么对他笑!

“星尘,我们走吧?”

“好。”

“都他妈的跟我留下来!”薛洋吼完这句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血液染红。
晓星尘已经倒在了宋岚的怀里。

“我…我……”薛洋看着沾满血的手。
“是你杀了他!”宋岚眼里含着泪,可那种神情薛洋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仇恨。
在谁的心底慢慢生根发芽了。

薛洋猛地睁开眼睛,抬起手看了看,
确认没有血才放下。

“做噩梦了?”温柔的声音听的薛洋一愣。
曾经的他也是这样的温柔,会温柔的唤他“阿洋”。

“嗯,梦到了一些陈年往事。”薛洋扶着脑袋慢悠悠的说。
“哦?不妨说一说?”
“也没什么,不过是无意害死了一位故友罢了。”却让我记到如今。
“原来是这样,我并不是有意提起你的伤心事,抱歉。”晓星尘慌乱的道歉。

薛洋露出小虎牙,笑着说:“没关系。”
晓星尘突然觉得,他们好像很熟。
应该在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薛洋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和他们是一路人,第二天便选择离开,哪怕他答应了晓星尘要养好伤再走。
可是,他好像有些心动了。
晓星尘太好了,好的让他觉得不真实。
宋岚倒是还算正常,看见他就要打,几次都被晓星尘拦住了。

“道长,后会有期啊。”
“告辞。”

“阿瑶?你能来这荒山野岭也是巧啊。”薛洋碰见了正在派人捉拿他的金光瑶。
“谁知道你突然就没影了呢。”金光瑶依旧笑着。
“说吧,找我干嘛?”
“阴虎符。”
“给你?”
“嗯。”
“给你了会用吗?”
“你教我啊。”

“哈哈哈,阿瑶,你真是心大。我教你?真是笑话。”薛洋大笑。
“我明白你的性子,阴虎符都不一定会留下。所以这次,不能让你活着回去了。”金光瑶的声音充满了寒意。

“那就试试吧。”

无疑又是一阵打斗。
金光瑶没出手,他带来的金家门生已经足够灭了薛洋。

薛洋打的有些吃力,本就不能做剧烈运动,又在打斗,伤口无疑的裂开了。白色的绷带渐渐被染红,衣物也难逃此劫。

肩上被刺了一剑,脸也被划破了。
薛洋可是被打的狼狈至极。

“别留活口,记得搜身。”金光瑶看着奄奄一息的薛洋说。
随后便先行离去,杀人灭口这种勾当,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你们干什么!”晓星尘微怒的喊着。
他不过是不放心的回来看看他,谁知道居然有人想将薛洋杀人灭口。
他承认,他看到薛洋那副狼狈模样时,第一次有了想杀人的冲动。

“不好,有人来了!先撤!”金家那领头的门生见大事不妙便要撤退。
奈何薛洋不是个好惹的主啊。
“怎么?想走?”薛洋提起降灾顺手便刺破一个人的喉咙。
“来啊,杀了我。”
血液在空中喷洒,染红了薛洋的脸,也染红了晓星尘的眼。

“怎么回事……”晓星尘不相信的喃喃。
宋岚冷着脸,在晓星尘手上写下:这畜生不如的东西。

“薛洋…你……不得…好死……”最后一个门生指着薛洋说,可惜说完就嗝屁了。

“你们也要杀我吗?”薛洋笑看着他们两个。
晓星尘听到薛洋这个名字时,脑袋里闪现过几个画面。
那里面的薛洋无不是沾满了鲜血,还有充满着杀戮的眼眸。

“杀了你……”晓星尘颤抖着开口。
宋岚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伸手阻拦。
谁知晓星尘抽出霜华就对薛洋挥去,还将宋岚推出老远。

薛洋见了也不多,只是站在那里笑。
这笑与周边的冰雪形成了对比,晓星尘觉得太刺眼了。

霜华划过薛洋颈脖时,薛洋张开嘴说了一句话。

“我该死。”

晓星尘睁大了双眼,脑袋骤疼。
记起什么了吗?
好像…忘记了谁…一个很重要的人……

那个人会跟他讲笑话,会和阿箐吵架,还会…会向他撒娇,耍无奈。

“薛洋。”晓星尘看着他的眼睛,那是从未有过的恨意。
“我记起来了。”

薛洋把脑袋贴近晓星尘的耳朵,他用尽全身的力气问:“昨夜的星辰,是不是你?”

昨夜星辰恰似你。
这句话包含了薛洋太多的感情。
或许他终究是喜欢晓星尘的吧。

晓星尘不知如何做答,毕竟,他面对的是薛洋。
“你…”撑着点。
晓星尘虽然恨他,可理性占了上风。
他不喜欢杀戮,无论他多恨薛洋,也不想杀了他。

话还没说完,他只感觉肩上一沉。

薛洋死了。

明明是那样好的消息,在他的心里却是那样的不能接受。

“子琛……”晓星尘茫然的望向宋岚。
宋岚不语,拉过薛洋的手把了把脉。

不久,他写下:死了。没救了。

晓星尘把薛洋抱在怀里,抱的那么紧。
少年闭着眼眸,诡异的安静。
晓星尘感到怀中的人越来越冷,便伸手将他的手搓热。

宋岚慢慢起身,对晓星尘伸出手:我们走吧。

晓星尘捂住眼睛,不让眼眶中的泪滑落。
情愫在角落里潜滋暗长,连他都没发觉。

“啊啊…唔哇……”晓星尘抱着他的手越来越紧,眼泪将他的衣裳打湿,与干涸的血液混合。

宋岚知道他有多伤心,但是这心病,他也无能为力。

“子琛…我们就此别过吧……”

好。宋岚明白,他需要重新开始。

随后他们两个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有缘再见。

晓星尘不知道,自己对与薛洋来说,就像是冰霜中的春风,也是春风中的冰霜。
这样的喜欢太累了。

可薛洋也不知道,晓星尘对自己的感情,是常人不可逾越的。
正如他们之间的鸿沟一样,不可逾越。

现代。

“没有后续了?”薛洋这问题显然是没有听够。
“嗯。”晓星尘帮他理了理头发。

“这故事真无聊,气氛太沉重了。”薛洋打个哈欠。
“这可不比你看的那些武侠小说。”晓星尘无奈的笑。
“也是,不然我怎么会犯困呢。”

“要睡会儿吗?”
“好啊。”

薛洋靠在晓星尘的肩上睡去,宛如当年。

晓星尘扭头看向窗外,飘着大雪,有些意外。

你看,雪没停,你还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