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

请勿关注,已换号

[魔道众人]连麦之战(新年贺文)

※人物重度ooc
※用脚编的剧情我真的改不了啊……
※在开车的边缘徘徊
※赶的很潦草,有错会再改。再发文估计就一个月之后了,咱们寒假见👌。最后,新年(元旦)快乐!

               连麦之战(新年贺文)

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号。
大半夜的都没睡觉,全都等着跨年。
住在薛洋隔壁的魏无羡提了个建议:连麦。

“要不咱们连麦吧?反正我也不想去你们那,你们也不愿意来我这。”魏无羡发语音。

“太远了兄dei,哪怕是隔壁。”薛洋怕打扰了旁边小憩的晓星尘用的打字。

“在自己房间里比较隐蔽(可以做不可描述的事情)。”金光瑶算是同意了。

“也是,免得哪个不知羞的人突然就开车了。”江澄表示看了会长针眼。

“成了!咱们打电话,都别禁麦啊。”魏无羡说着就开始了扣扣电话。
薛洋:???扣扣电话……
金光瑶:上档次!
江澄:exm?

刚刚睡醒的晓星尘揉了揉眼睛,眼神迷离。
薛洋抬起头看到的便是他这样的神情,不禁有一种想犯罪的感觉。
薛洋伸手捏了捏晓星尘的脸,这举动倒是让晓星尘清醒了几分。
“醒了啊?”薛洋问。
“嗯。”晓星尘拉过他的手,顺势抱住他。
“连麦吗?魏不要脸他们都在。”
“好啊。”
晓星尘在摸索手机的过程中还在薛洋脸上印下一吻,薛洋可是淡定的很。

“怎么?没睡够?”薛洋调笑道。
“想陪你跨年。”谁知晓星尘答非所问。
“陪你跨每一年的年。”突然蹦出来的情话让薛洋有点愣。
“你……”

“跨年???你们能不能为金鞋垫想想!他跨的过去吗?!”话还没说完,手机里传来魏无羡欠揍的声音。
“噗嗤…!阿瑶,这个分析我觉得很对……”薛洋的注意力成功的被转移了。
晓星尘无奈的笑了笑。

“澄师妹呢?”
“不在,还有,你没有师妹,叫声师兄来听听。”江澄窝在蓝曦臣的怀里说。
“不是,你的声音怎么那么怪?”
“我在吃东西。”
“叮咚”您的好友[金凌很帅]已加入电话。
“叮咚”您的好友[蓝思追很乖]已加入电话。
“叮咚”您的好友[蓝景仪很皮]已加入电话。
“新年快乐啊各位。”金凌说着便拆开乐事薯片的包装。
“少吃点。”蓝思追看着满屋的狼籍说。
蓝思追:完了……
金凌:什么完了?
蓝景仪:思追,你皮了。

“快乐快乐。”金光瑶乐呵呵的说。
可能谁也想不到,他此刻趁着聂明玦熟睡,手大胆的在他的腹肌上游走。
手感果然不是一般的好啊……

“啊啊!我要吃东西!你们怎么都有吃的啊!!!”魏无羡发出驴叫。
“我没有。”薛洋很诚实。
“澄师妹,分我点怎么样?”
“地下交易?!”薛洋倒吸一口凉气。
“放jb屁,不和你同流合污!”
“咳咳,舅舅,注意言辞……”

“诶,我跟你们说,我发现蓝二哥哥的腹肌好帅啊……”魏无羡犯完花痴还发了张图。
“我不服,我们家道长的才最帅!”薛洋撩起晓星尘的衣服就拍了张照。
“阿洋,很冷……”晓星尘默默说了句。
“等会就不冷了。”薛洋这句话不明不白。

“什么啊!蓝愿,咱们也来!”金凌的爪子摸上蓝思追的腹部。
蓝思追只觉得一阵瘙痒,“噗嗤”一声竟是笑了出来。
“别笑,很严肃的。”
“好。”
蓝思追的腹肌并不明显,但如果用手去摸是绝对能摸到的。

江澄把头转过去,看着蓝曦臣。
蓝曦臣一脸了然,自己开始扒衣服。
江澄有点不敢看,一直捂着眼睛。
“好了。”蓝曦臣握上江澄的手。
江澄突然就感慨了:好白啊……
“嗯……我来告诉你们什么叫真的帅。”江澄说。
“蓝涣,你赶紧…把衣服穿上。”说实话,他还想再看一会儿。
“不用了,我去洗澡。”
“哦。”

金光瑶对此表示不屑。
谁的腹肌能比过聂明玦的呢!
他刚想拍下来,结果聂明玦坐了起来。
“干什么啊?”
“秀腹肌啊。”
“哦,秀你自己吧。”
“我的没你的好看。”
“嗯???”
聂明玦想把搭在腹部的手拿开,金光瑶却是先一步移开了手。

“我和蓝愿去整理一下房间,你们好好聊。”金凌说完就溜了。

“嗯…二哥哥?你干什么啊?!啊……”
“天天就是天天。”
连麦过程中突然开车,众人的心情很复杂,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魏无羡饿了,本来打算自己去做饭的。可是蓝忘机已经穿上围裙了,再脱很麻烦。
关键是,这围裙是魏无羡新买回来的!
粉色还有兔兔!是不是很少女!
所以坐不住的魏无羡打算去撩他,这撩上火了,饭也吃不成了。
蓝忘机直接把他扑床上了,唇贴唇,长驱直入,亲的魏无羡有点晕。

完了……

另一边。
看着聂明玦的震惊金光瑶觉得很赏心悦目。
金光瑶凑近聂明玦,在他的耳畔说:“我要。”
聂明玦沉默,金光瑶算是当他答应了。

“兄dei们,我先开饭了。”金光瑶对着手机说完便禁了麦。
“你发春啊?”
“是啊,对着你就发春。”金光瑶把手伸进聂明玦的衣服里。
“洗完澡再继续。”聂明玦推了推金光瑶。
“不好,现在就要。”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充满了水渍声,带着些呻吟。

薛洋连微笑都带着mmp!
他妈幸亏金凌和蓝思追他们去整理房间了!不然会教坏小朋友的!
“道长,你不要像他们一样做衣冠禽兽。”薛洋语重心长的说。
“嗯……应该不会……”
“应该不会?”
“这种东西得看情况吧,比如说现在……”晓星尘摸着下巴想了一下。
“我就很饿(jike)。”
“道长,你变了,你讲荤段子……”
“我没有啊,只是在学着平时的阿洋说话而已。”晓星尘露出无辜的笑。
薛洋:敢情是我把你带歪的啊……

“所以,阿洋不和我一起吗?”
薛洋感觉不妙,就先伸手把晓星尘推倒在沙发上。
“我上你怎么样?”薛洋邪魅一笑。
“上我?”
“嗯哼。”
“噗,看你本事了。”
薛洋主动吻上晓星尘的唇,晓星尘配合的打开齿关,却不料晓星尘打开后便是进攻薛洋的领域。

晓星尘放开差点断气的薛洋,薛洋望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特别不敢接受。
“现在,是我上你了。”

拉灯👌。

江澄:???
厕所里的水声戛然而止,江澄反射性的回了头。
只见蓝曦臣穿着浴衣,胸膛那敞开了一大片。
江澄默默咽了咽口水,不过表面还是很淡定的。
“洗完了?”
“嗯。你们怎么没聊了?”
“他们都……都开车去了。”
“嗯?哦哦,开车啊……”
“没教坏小朋友的。”
看着江澄莫名的紧张蓝曦臣不解:“晚吟,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啊。”
“嗯?”蓝曦臣朝着江澄走过来。
江澄赶紧禁麦了,他怕会发生少儿不宜的事。

看着蓝曦臣近在咫尺的锁骨,江澄没控制住咬了上去,留下一个淡淡的牙印。
“呃…晚吟?”蓝曦臣愣了愣。
江澄这他妈可是第一次这么主动啊!
“别废话了。”江澄低着头,不让他看见自己红了的脸。

“好。”

蓝景仪表示想去吔屎,有对象了不起吗?!
凌晨十二点。
蓝景仪:“新年快乐,我出去撸串儿,再见!”

今天的蓝景仪小朋友也依旧没有对象呢。

第二天。

“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
“昨天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发生。”
“啧啧啧,这个年过的啊。”
“饿死我了,吃饭去。”
“溜了溜了,咱们去下馆子。”
“走走走。”

蓝景仪:……我真的好想融入你们啊,但我好像不是个gay。

end.

[魔道众人]这个帽子有点绿(圣诞贺文)

※人物重度ooc
※还是用脚想剧情
※赶的很匆忙,以后可能会修改,有什么错字请捉虫。还有,圣诞节快乐👌。

         这个帽子有点绿(圣诞贺文)

“魏无羡!你出去买的圣诞帽呢?”薛洋说着还顺手从一旁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圣诞老人的玩偶挂在圣诞树上。

“啊啊啊,等会啊,买多少个?”魏无羡闷闷的声音从另一间房里传来。

“你还没去啊?!”江澄从厨房里探出头。
“没呢没呢!金鞋垫在帮我打理衣服!”

“卧槽,抓紧点啊,等会他们过来了没弄好可是都要去吔屎的啊!”薛洋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去你妈的吔屎,我出门了!”魏无羡提起裤子就向外奔去。

“阿洋,你看见我鞋垫了吗?”金光瑶搂着一堆衣服说。
“这……”薛洋还真没看见。

“鞋柜最下面一排的左边。”江澄幽幽的来了一句。
“谢谢。”

薛洋走到房间里,锁上门,床上摆着金光瑶不久前跟他们选好的衣服。
薛洋褪下原本的休闲服,换上金光瑶为他搭配的衣服。

今天,是圣诞节。
之前和那一群家伙约好要一起过的节日,既然都答应了,当然要隆重些了。
那两个妻控是肯定会来的,阿瑶的人这段时间也刚好有空。
不知道晓星尘会不会来诶。薛洋在心里叹了口气。

“叮咚。”门铃突然响起。
薛洋心里泛起悸动,却是让江澄去帮忙开门。
江澄刚好把最后一个饭盒盖好,不禁在心里感慨:做饭?没有下次了。

门一开,一阵寒风吹进屋里,伴着那的是少年清亮的声音:“舅舅,圣诞快乐!”
江澄微微皱眉,连忙说道:“不冷吗?”
“冷死了!”
“那还不进来!”

“舅舅好……”蓝思追弱弱的说。
“嗯,你也进来。”

“哟,这不金凌和蓝思追小朋友嘛,今个儿怎么有空来过圣诞节啊?”薛洋打哈哈。
“陪你们玩还不乐意了?”金凌反问。
“乐意乐意乐意。”
“那不就成了。”

“阿凌,你怎么来了?”金光瑶拿着鞋垫说。
“小叔好啊,魏不要脸邀请我过来的,让我顺便带上蓝愿。”
“那阿凌今天要玩的高兴一点。”金光瑶摸了摸金凌的头。
“嗯。”

“叮咚。”门铃再次响起。
“我去吧。”薛洋起身。
“哐。”
“哈哈哈哈哈哈,我夷陵老祖活着回来了!辣鸡洋看招!”魏无羡欠揍的声音响起。
“艹!”薛洋感觉头上被带了个帽子。
圣诞帽???
他伸手把帽子拿下来,绿色……
够吉利。

“哈哈哈哈哈哈,多帅啊。”
“帅你妈!”
眼看两人就要动手了,结果一边来了一个人。
“走吧。”晓星尘对蓝忘机说。
“嗯。”蓝忘机应到。

薛洋、魏无羡:???

“阿澄,今天你做饭啊?”蓝曦臣环着江澄的腰。
“嗯。”江澄回握住他的手。
“那我今天可要大饱口福了。”蓝曦臣对江澄一笑。
“那就多吃点。”

“那就开饭吧。”金光瑶招手。
“好啊!”
“快活快活!”
“终于可以开饭了……”

“别抢啊!”
“魏无羡!老子的鸡腿!”
“放屁,这是鸭腿。”
“没屁放啊!”

“怎么,不多吃点?”金光瑶望着聂明玦。
“不太饿。”聂明玦眼见碗快要见底了,却是没要再添的意思。
金光瑶似乎是想了一下什么,便对他说:“明玦你今晚撑得住吗?”
聂明玦:……我选择多吃一点。

“阿凌,慢点吃。”蓝思追无奈。
“唔次缪木下次了(不吃就没下次了)!”
“以后我做给你吃啊。”
“咳咳,你做的能吃吗……?”
“怎…怎么不行!”被戳穿弱处的蓝思追小朋友表示很难为情。
“哈哈哈,逗你的。”

“阿洋,别往魏无羡那里窜了……”晓星尘帮薛洋夹菜。
“不行,他总抢我的菜!”
“打住打住!什么叫我总抢你的菜?!蓝二哥哥是你的菜吗?”魏无羡好似炫耀一把搂住蓝忘机。
蓝忘机的眼睛亮了亮。
可能是觉得天天有望了吧。

“吃完了自己洗碗。”江澄收拾自己的碗筷。
“我来吧。”蓝曦臣接过他手上的餐具。
不过只是手稍稍的摩擦到了,却将江澄激的马上缩回了手。
“谢…谢谢。”江澄撇过头。
蓝曦臣看到他脸颊旁的绯红也是不点名:“应该的。”

厨房中。
“洗洁精是不是多了点?”
“有吗?”
“这么多泡泡?!”
“不多啊!”
“哪里不多了?!”
魏薛二人蹲在墙角讨论着洗碗应该放多少洗洁精。
其他人对他们这种逃避洗碗的行为表示不屑。

也不知道是谁,不经意的把泡泡甩到某一个人的身上了,于是,众人就开始玩起泡泡了。

“鞋垫!”
“悠着点。”
“卧槽!衣服全湿了!”
“谁还在甩啊!”
“澄师妹!别生气!”
“要死哦?”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能不能好好洗碗?”
“不能,下一个!”

“哪个傻逼开始玩的……累死你薛爷爷我了……”薛洋摊在沙发上喘气。
“我什么都没干啊……”晓星尘也一起喘。
魏无羡几个趴在地上,估计也是累的够呛。

金光瑶拿出手机,摇了摇,说:“拍张照吧?”
“好。”
“可以可以。”
“留个纪念。”

众人开始寻找位置摆姿势。
“我照了啊。”

“一!”

“二!”

“三!”

“圣诞快乐!”

随着“咔嚓”声的响起,这份记忆,也被他们珍藏着。

“这帽子真鸡儿绿!”
“怎么还怼我!”
“绿绿更健康。”

听到这些话的金光瑶,把照片发朋友圈的配文给改了。

“爱是一道光,绿的你发慌。”

end.

[魔道众人]莫名其妙的万圣节(彩蛋)

※人物重度ooc
※剧情潦草,有错字的话麻烦捉虫。
※由于快要期中考,可能会消停一段时间。各位万圣节快乐啊,这次来发糖。

                  莫名其妙的万圣节

“嚯,这过万圣节就是不一样啊。”薛洋等人走在学校的小路上。
“可不是,学校这波是血亏了。”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到处瞅瞅。

“我还是觉得…这样很怪……”江澄皱眉。
由于是万圣节的原因,所以路上的情景都很带感。
特别是配上众人的一身cosplay。
一群吸血鬼里还乱入了几个牧师,整体颜值也在线。

“哪里怪?”蓝曦臣不解。
“说不出来。”江澄用舌头顶了顶有些歪的吸血鬼假牙。
蓝曦臣看着他这个小动作,心里不禁有些痒痒。
好…好像……太阳他啊……
蓝曦臣强装淡定的牵起江澄的手,江澄看着他。
“矜持点。”蓝曦臣给他留下这三个字。
可我们宇直哥就不依了,硬是让蓝曦臣跟他解释了一番。
当然,包括想法。
“嗯……今天是万圣节,姑且就给点福利吧……”江澄想了想。

还没等蓝曦臣问福利是什么,江澄就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笔记本,还有笔。
“唰唰。”
“行了,我的亲笔签名。”江澄把纸撕下来递给蓝曦臣。
蓝曦臣表面淡定,心里慌的一批。
魏婴,我回去就用妯娌。

另一边的几个人已经因为不知道该去哪边玩开启了石头剪子布。
“哼哼哼,我赢了。”似乎是炫耀,薛洋跟晓星尘又说了一遍。
“是,你赢了。”晓星尘笑看着薛洋把他带去鬼屋。
“魏婴,你开路。”薛洋推了魏无羡一把。
“你到这就认怂吧。”魏无羡翻白眼。
“蓝二哥哥,我们走!”
“嗯。”
看着二人的背影,薛洋咬牙切齿。
发什么狗粮?!

晓星尘把薛洋一把圈住。
刚喝完甜牛奶的薛洋,身上还有些残留的味道。
“怎么了?”薛洋转动眼珠看向晓星尘。
“有点不舒服……”晓星尘闷闷的说。
不得了,薛日天急眼了。
“哪不舒服啊?”薛洋反抱着晓星尘。
温热的呼吸拍打在薛洋细长的颈脖上,薛洋不禁偏了偏头。
“不舒服你对其他的人好。”
薛洋可是被这句给气笑了。
“哟,我们这道长是吃醋啊?”语气不出意料的带着戏谑。
“是啊,还是吃你的醋呢。”
“真酸。”

晓星尘凑到薛洋耳边呵一口气,轻轻的说:“不酸,是甜的。”
说罢便覆上那还想说话的红唇,将嘴里的糖慢慢的渡了过去。

两人分开后,薛洋转过身,没理他。
随后,小声的说:“真甜……”
晓星尘不易察觉的舔了舔嘴角。

鬼屋里。
“卧槽…他们不会是死在门口了吧!”魏无搂着蓝忘机。
瘫在蓝忘机怀里的就是刚才分心结果被吓到了的魏无羡。
“蓝二哥哥,不给糖就捣蛋!”魏无羡话锋一转。
蓝忘机认命的放下魏无羡,最后将其逼到墙角。
“干…干什么?”
“干你。”
“别别别,咱们等会回去再……唔…”话还没说完,蓝忘机拨开一颗糖放进魏无羡的嘴里。
之后的两个人就一直亲到了糖融化。
“天天就是天天。”
“好好好,咱们回去了再天天。”

鬼屋的另一边。
“要糖吗?”金光瑶露出平常的微笑。
鬼屋里的工作人员一下都出来接糖了。
聂明玦有点不好意思,好好的鬼屋这下一点气氛也没了。
不过一大群样貌不一的“鬼怪”冲过来还是有点惊悚。
“明玦,你要不要?”金光瑶问。
“不用了。”聂明玦摆摆手。
说完便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金光瑶发完糖就追了过去。
“想什么呢?”
“没什么。”
“嗯?”
“就是有点担心怀桑这次又会迷路……”

金光瑶突然拉住聂明玦。
“我还在这你敢想别的男人?”眯着眼睛质问。
“那是我弟弟。”聂明玦低下头,对上他的眼睛。
谁知金光瑶踮起脚,朝他露出的颈脖惩罚性的咬了咬。
“现在你是我的了。”金光瑶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聂明玦赶紧拉上衣领,有些恼的说:“这还在外面!”
“那又怎么样?”
“……走了!”
聂明玦真的是拿他金光瑶没办法。

魏无羡刚走出鬼屋就激动的差点大喊一声:我夷陵老祖回来了!
“妈耶!!!”自己的声音不断的在耳边回荡。
“哈哈哈!”少年青雉的声音从小狗的面具下传出。
此时,少年的身后又钻出一个少年。
同样带着狗的面具。
“金凌!!”魏无羡咬牙切齿。
“狗怂!”金凌挑眉。
前些日子可是被魏无羡欺负的迷失了自我,今天可要讨回来。
“仙子。”金凌淡淡的说。
“我可……”不怕的话语卡在喉咙里,迎面走来的就是仙子。
“蓝…湛湛!有…有狗!”魏无羡哆嗦。
“嗯,我们回去吧。”蓝忘机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
“好…好!”
蓝忘机:仙子,谢谢你的帮忙,让我可以尽早去天天了。
仙子:exm汪???

“哎,不行,趴会儿。”金凌靠在蓝思追怀里不停的喘气。
“呵呵。”蓝思追看着金凌笑也跟着笑。
“你笑什么?”金凌问他。
“没什么。”
“不说?”
“这次不说了。”
“那就来战吧。”金大小姐突发中二病。
“好。”

一旁的江厌离和金子轩看着二人嬉闹成一团,皆是欣慰的笑了笑。
“阿凌终于是长大了。”江厌离说。
“是啊。”金子轩垂下眼眸。
“回去吗?”
“再玩会吧,你不是也挺想他们吗。”
“可你是一脸不情愿啊。”
“我…我没有!”金子轩的脸染上了一股红。
“好,没有。”江厌离捂着嘴笑。

这边金凌小朋友说有点困,就在蓝思追小朋友的身边睡了。
蓝思追看着他的睡颜,还不老实的摸了摸他的脸。
唔……真软……

之后的所有人聚齐后,发现曾夸下海口要请众人吃饭的魏无羡不见了,连带蓝忘机。
最后都是AA制(完全不可能)。

可以的,下次翻倍请回来👌。

end.

[魔道]晚来的中秋贺文

※粉…粉丝……破…百了…我激…激动……有…有什么需求…我一定…尽力满足你们……
※中秋快乐,这篇也算是瞎写。
※晚上去吃宵夜朋友的男票给的梗,借来一用。
※我认为还能凑合凑合,各位老爷们好好看👌。

               论顺丰快递和月饼(众cp出没)

距离薛洋在网上订了月饼的几天后。

“嘟……”床头手机传来的声音并没有把沉迷于晓星尘的薛洋叫醒。

手机连续响了几次,最终屏幕上的‘顺丰快递’暗了下去。

等薛洋终于睡醒了之后再打回去时,谁知小哥只是酷酷的说了句“我明天再跟你送。”

“……”薛洋皱眉。
现在顺丰快递的小哥都这么狂嘛???还敢跟他薛爷爷讨价还价。

又过了几天,月饼依旧没到。
但是这次受罪的,是魏无羡。
“喂,顺丰快递嘛?”魏无羡笑嘻嘻的问。
“不是,下一个。”电话里传来小哥的声音。
魏无羡看了看号码,没错啊。
“那个,我的月……”
“嘟……”
“就这服务态度你们也好意思叫顺丰快递?!本来叫逆风快递吧!”魏无羡大喊。
妈的,给蓝二哥哥的月饼也被你们给弄没了!

“叮咚……”门铃突然一响,江澄慢悠悠的过去开门。
“请问这是你的快递吗?”小哥一脸‘这就是你的快递’的表情盯着江澄。
江澄不禁有些恶寒。
“我觉着可能是我同寝室变态买的……”平常心平常心。
“那麻烦您签收一下。”
“……好……”
江澄看着盒子上的“顺丰月饼”有些心情复杂……

“嗯,我买的。”金光瑶打着哈欠对快递员说。
“那麻烦签收一下。”
“哦……行了吧……”
“嗯,欢迎下次光临。”
金光瑶确实在网上订了月饼,至于是不是顺丰家的,他也不清楚。
但是,这小哥有点瞧不起人啊。
为毛穿平底鞋都比他高!

“我tmd……”薛洋提着快递小哥的衣领骂道。
“老子订的蛋黄月饼呢?!”魏无羡打开江澄替他签订的快递盒子。
没有看见月饼的踪迹,但是有一个充气娃娃……
金光瑶一看,笑容渐渐呆滞,直至消失……
“靠……”金光瑶不承认自己看到了污秽的东西。
污秽的东西?往月饼盒里装小黄书算嘛?
江澄觉得很无辜,这种事情他都没有掺合,却硬是要过来看他们群殴。
对,是群殴。
他们的男人也都被迫来看群殴大赛。

“天天就是天天。”蓝忘机语出惊人。
“我不用充气娃娃的!我真不用!”魏无羡百口难辨。
“……”好的,你们去天天吧👌。

“狗男男,呸!”薛洋一脸不屑的看着忘羡夫夫。
晓星尘表面淡定,内心心疼月饼。
“阿洋……”
“走了走了,我请你吃糖。”薛洋丝毫不在意被月饼坑了钱的事。
“好好好,吃糖吃糖。”晓星尘宠溺的看着他。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办法拒绝薛洋的任何请求,当然,床上的事可就说不准了🙈。

“嗯???怎么都走了???”江澄一脸黑人问号。
蓝曦臣轻叹一口气。
江澄什么都精明,就是不太会注意事情的重点。
“晚吟,他们都回去了。”
“啊?哦,那我们也走吧。”
“那个……”蓝曦臣有一点犹豫……
“嗯?”江澄眯着眼睛,像只狐狸。
“我……”蓝曦臣突然满脸通红,好像是想到了不该想的事情。
“怎么?不敢说?”江澄还在挑火。
“就是魏婴说的‘妯娌’……”
“别想!”江澄顿时就很气。
去他娘的妯娌,见鬼去吧🙊!

“那个,我们真不走啊?”金光瑶出声询问。
“再呆一会儿。”聂明玦看着夕阳回答着他。
“好,我陪你。”
“你…月饼买给谁的?”聂明玦有些好奇。
“你猜啊,猜对了有奖。”金光瑶调笑。
“不猜,够无聊。”聂明玦冷着声音说。
“真不猜?”
“不猜。”
“也行,反正是给你的,猜不猜也无所谓。”
“???”
“以后再告诉你为什么,现在咱们先回家。”说罢,金光瑶吵着夕阳的反方向走去。
“好。”聂明玦的这一声‘好’很轻,或许金光瑶没有听见。
但是。
“中秋快乐。”🙉
金光瑶听见了。
他说:“同乐。”

所以,顺丰究竟是快递还是卖月饼的?!

end.

[曦澄]说好的番外(重度ooc,慎入。)

※别看了,使不得,太草率了。
前面俩cp还能凑合着写,这个我认为……慎入啊慎入……
我自己都写不下去了……
想吃掉ooc,但我做不到……🌚
@静水流深 你看,我已经很好的运用到了假肢,所以……我不写了吧……

              由人体模型开发出来的感情(三)

说起来,江澄和蓝曦臣的认识还离不开魏无羡的说媒。

只因为魏无羡一句‘澄澄啊,你不会要单身一辈子吧?’而引发了云梦大战。
江澄一气之下就去了学校的美术室。
为什么要过去?有作业的嘞。

江澄到的时候就一脸‘妈耶’的表情。
什么泄水不通,这他妈是交通便秘!
但是……被妹子们围着的感觉真好……

什么人啊,这么大魅力?江澄表示不屑。
“不用了……我真的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温润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江澄瞟了瞟,你猜,他瞟到了什么……

人体标本???🌚
江澄认为……那个被围住的一定是变态……
可是……变态的人气也比他高……

蓝曦臣说完那句话之后,妹子们开始空虚寂寞冷,随后就肚子疼,脑袋疼,心疼,眼睛疼……哦,我说废话了。
独留江澄一人在瑟瑟发抖(mudenggoudai)。

一个大男人混在女人堆里(还是穿的基佬紫),蓝曦臣倒是有些兴致了。

“你的名字?”蓝曦臣笑着说。
“江晚吟。”表面淡定,内心mmp。
“蓝曦臣。”
“啊?”
“我的名字。”
“不知道晚吟的择偶标准是什么?”问完名字的蓝大继续问(laodao)。
“嗯……要有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最重要的一点!要非常非常崇拜我!”江澄说的时候双眼放光,现在的人都这么自来熟的嘛???
“魔…魔鬼的身材?!!”听到的蓝曦臣有点发慌。
“有什么不妥嘛……?”
“没…没有……”
蓝曦臣突然从口袋拿出了一条抹额,江澄一脸懵逼。
这他娘的是什么操作???
“给你。”并不知道江澄打着小九九的蓝曦臣乐呵呵的。
“哦……”江澄伸手接过。
总感觉……盯着蓝曦臣的笑有些起鸡皮疙瘩……

好的,尬聊结束,我们下次再见。

第二次见的时候,蓝曦臣又送了江澄一个假肢。(???)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面蓝曦臣都会送江澄意想不到的东西。

江澄又和魏无羡吵架了,依旧去了美术室。
因为那里人够少……

美术室里很安静,偶尔会有沙沙的声音。
江澄闻声看过去,是蓝曦臣。
那是真的很帅,谢谢。
当然,如果不是在搞人体模型就更好了。
可江澄想到的是:卧槽……你在看哪里?!
与第一次的“变态”不同,可能是弯了吧。

以至于在之后江澄问蓝曦臣抹额是干嘛用的,蓝曦臣神秘(wenrou)一笑,默不作声。
第二天起来的江晚吟就对蓝曦臣吼:分房睡!(搞人体的都这么会玩???)
蓝曦臣,老子信了你的邪,情趣???不存在的!
蓝曦臣就发现了江晚吟的奥秘:吃软不吃硬。
蓝曦臣式无辜.jpg
对于江晚吟这种劲敌,就是要先去搞他,然后再做解释。

end.

【晓薛】主晓薛现代篇[完结撒花]

※哦豁,依旧是烂尾,可能要出番外,各cp一份,当然只是可能……
下一篇估计要给刀子(我也不知道要写哪个cp,有推荐咩?),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反正祝所有看到最后的小天使们能拥有‘巴拉巴拉能量’,我给你勇气🌚。

                        少年(九)
“听说,金光瑶把聂明玦给追到手了?”
“对啊!阿瑶是什么人啊!”
“厉害厉害,连我都由衷的佩服他啊,金光瑶居然丝毫不惧怕聂明玦的身高!”
薛洋和魏无羡嘀咕着。

“你俩就别多嘴了啊,免得等会金光瑶知道了又得neng你们两个。”江澄扶额。
“切,我理他?”
“啧,我怕他?”
随即,两人一瞟。

“澄澄!我和辣鸡洋出去喝酒啦,你要不要去啊?”
“哦,去啊。”
“顺便把阿瑶捎上!”
“你们别搞事情啊!”

另一边。
“晚吟刚才问我们要不要去喝酒?”蓝曦臣对众人说。
“阿洋去不去?”晓星尘问。
“他们那边的都去。”
“那就去吧。”
“我也去。”聂明玦开口。
“那收拾一下就走?”
“好。”
“……”蓝忘机没人理。

反正魏无羡去,就少不了他,已经不用问了。
但是喝酒真的好吗?

待八人见面时,就像当初一起去火锅店一样。
但是这次有点不同,他们去的是烧烤摊!
他们是什么人啊!
拥有高颜值的人!
刚来一会整个烧烤摊就坐满了人。
魏无羡点了两瓶白酒。
一人一杯。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魏无羡说。
“好啊,怎么玩?”晓星尘问。
“以我为中心,从左到右来转,按顺序一人许一个愿望,不能重复,重复或说不出者,自罚一杯。”
“行啊,你开始吧。”
“我希望以后蓝二哥哥也能像现在这样陪着我,还有你们这一大家子!”魏无羡。

“和魏婴在一起。”蓝忘机。

“给阿洋吃不完的糖,他也只能吃我给的糖。”晓星尘。

“那我就祈祷以后也能够分糖给你们吃吧。”薛洋。

“能够和明玦一样高。”金光瑶。

“阿瑶不要再买增高鞋垫了。”聂明玦。

“蓝涣以后不要在除我之外的人身边喝酒。”江澄。

“我……”蓝曦臣的话并没有说完。
“碰!”十二点的钟声响起,烟花绽开。

“走了走了,去看烟花!”

付了钱之后,众人又浩浩荡荡的广场看烟花了。
广场上早已站满了人。

天空中忽然开始下雪。
不大,却很急。

魏江薛金四人像是早就串通好了一般。
在人群开始稀疏,在烟花开始燃尽。
一齐对着身边的人说:“我喜欢你……”

哪怕你不喜欢我了……
我也会永远陪着你的。

那时少年正值年少,谢谢你们曾经来过我的世界,未来的路也要一起走。

说好了的,不能反悔……

很多年以后的江澄突然很想知道蓝曦臣那天究竟想说什么。
蓝曦臣只是对他微微一笑。
然后说:希望你们好好的,也希望大家能够好好的去爱自己喜欢的人……好好珍惜喜欢自己的人……

就像现在这样……

end.
完结了,我有点舍不得。终于,我也再一次不知道自己写的到底是什么傻逼玩意儿了……

【晓薛】主晓薛现代文

※要不今天更完?🌚

                       昨天(八)
黎明的天空中开始出现一丝清明。
桌上的闹钟与手机同时响起。
突然,整个房间的人都动起来了……

“卧槽,几点了?”魏无羡边穿衣服边问。
“我日,我先去做早餐!”江澄跑着去厨房。
“妈耶!我还没洗澡!”薛洋突然想起来。
“狗比,我先刷牙!”魏无羡和他抢厕所。
“你刷你的牙,我洗我的澡!”薛洋不和他计较。

此刻金光瑶一脸无语的看着他们。
让你们昨天那么晚回来,作死了吧,活该!
然后再慢慢吞吞的起床。

弄完这一系列的‘起床动作’后,四人朝着学校‘跑’去。
待看到不远处的校门即将关上时,四人才收起他们慢悠悠的‘跑’。

“哎哟,我的娘啊,终于赶上了!”魏无羡颇有成就感的说。
“赶你妈!今天英语自习!”江澄催道。
“完了完了,是她就完了……”薛洋有气无力。
“那还不赶紧跑!”金光瑶先跑了。

然后,校园里就划过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刚才打太极的老大爷都看过来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喜欢学习???

啪叽,魏无羡推开了教室的大门。
空荡荡的……
然后,四人发现门背后贴着纸:请昨天没有收到消息的同学们回去好好休息,今天教师节休假,不用来学校了。(够不够草率?🌚)

“草泥马,又不是打游戏!”魏无羡大骂。
“去他娘的教师节……”江澄额头上出现了青筋。
“不搞了不搞了,我要睡觉……”薛洋实在是骂不出来了。
“……”金光瑶此刻微笑的脸也有点崩。

四人随意找了位置坐下来,当然就是四个窝在一团。

“诶诶,江澄,昨天蓝大跟你表白之后,你俩有没有发生什么啊?”薛洋突然问道。
“哎哟!澄师妹,涣大哥跟你表白了啊?”魏无羡装作惊讶。
“天啊……!”金光瑶真.惊讶。
“没什么……”江澄一幅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
“那你们没亲亲小嘴之类的吗?”魏.不要脸.无.夷陵老祖.羡说。
“我们很纯洁的好不好,别用你那套不要脸的想法想我们两个!”

“那到底怎么样了啊……”
“昨晚啊,他正经的告白完之后,我也答应了。然后就把我带去ktv唱歌去了,唱歌也就算了,让我和他一起唱《两只老虎》,没门!”江澄很气啊。

“噗,哈哈哈,没想到蓝大竟然是这样的人。”
“难道只有我一个很好奇他的歌单里都是什么歌吗?”
“不,你不是一个人……”金光瑶忍着笑。

“魏无羡,那你们昨晚发生了什么没啊?”江澄带着戏谑的问道。
“我们……诶嘿嘿嘿……”这个时候魏无羡就要装傻。
“不会是……”
“难道是……”
“对啊,天天就是天天……”
“厉害了啊,魏无羡!”
“哎哟,彼此彼此……”

“薛洋,你呢?”
“我啊?和小星星和好啦!”
“小星星……有点恶心哦……”
“你管我……”
“阿瑶咧?”
“我可能是遇见了真爱……”
“哇,谁啊?竟然能博得你金大少爷的爱情!”
“靠……不会是你昨天陪伴的聂大吧……”
“……可能吧……”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妈耶,你和他的身高差简直了好吗!”
“儿耶,我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哈哈哈……”

这种轻松愉悦的氛围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
四人一起笑,打闹成一团。

以后的日子里,几人还是顺风顺水(误)。
仍然是这八个人经常一起聚会,魏婴和江澄还是时不时的跟蓝家的人(傻子)灌酒。
仿佛从最开始的结识,也只是昨天。

tbc.

【晓薛】主晓薛的现代文

※什么东西都是瞎编的,如有雷同,那就雷同吧。🌚
还有……这篇真的……重度ooc……慎入慎入……

                       星辰(七)
金光瑶回到合租的房子后,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回来,然后独自对着墙发呆……
你说,聂明玦虽然很高,其实人也挺好的啊……
他看着手机电话簿里那个最顶端的名字,独自的笑了。

薛洋把晓星尘扛出火锅店的时候就很懵。
晓星尘住哪啊?
学校宿舍?
可能吧……
当然,送晓星尘去宿舍之前,薛洋已经看了一部年度大戏,名字都给想好了,就叫‘来自蓝涣的咆哮体对江晚吟示爱还有见证人’吧。
不得不说,薛洋,你的内心戏有点多。

晓星尘自然是没醉的。
但是自己挖的坑就算跪着也要填完。
这个时候,薛洋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吼出来:“妈耶!火锅打包忘了拿!”
然后就又拖着晓星尘去了火锅店。

再次出来的时候,两个人手上都挂着打包的火锅……
晓星尘在火锅店里突然醒来可是把薛洋吓了个半死不活。
“晓星尘,你真的还好吗……”薛洋问。
“嗯,挺好的。”晓星尘回。
“那你没醉吧?”
“没醉。”
“我送你回宿舍?”
“好啊,但你得和我去个地方。”
“哈?”
晓星尘没回答他,直接拉着他走了。
晓星尘拦了一辆车,两个都上车后,晓星尘说:“师傅,麻烦掉头去一下汾河。”

那不是学校附近的河吗?晓星尘想干嘛……

到了河边,等到师傅那边一系列的动作完成后,晓星尘领着薛洋去了汾河的对岸。

现在不算太晚,但是已经没有多少人在外走动了。

薛洋的眼睛里闪烁着少有的光芒。
他看见河上的花灯了,很漂亮。

“阿洋……”晓星尘低下头看着薛洋。
他比薛洋高了半个脑袋。
“嗯?”薛洋也很默契的抬头看他。
“你和我一同看烟火好不好?”
“这大晚上的,看什么烟火?”
“你等一下……”晓星尘拿出手机,倒腾了一下。
“阿洋,好了。”他忽然跑到不远处的树边,站在薛洋的对面。

薛洋看着他,眼睛里慢慢的出现了烟花。
晓星尘的眼睛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似拥有浩瀚星海……
看着这样的景色,薛洋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哭出来的。
他抹了抹脸。
但是,好像越抹越多。

晓星尘一看,人都哭了,开始急了。
“阿…阿洋……你…要是不喜欢,也…不要哭啊……”晓星尘手忙脚乱的帮他擦泪,眸中出现了一丝慌乱。

薛洋顺势将他抱住,把头埋进他的颈窝,轻轻的说:“晓星尘……我好想你……”
晓星尘擦着泪的手顿了顿。
随后说道:“我也很想你……”
然后用手温柔的抚摸着薛洋的脊背。
“阿洋,你以后只吃我给你的糖好不好?不要吃金光瑶给的,我给的一定才是最好吃的。”晓星尘有些怄气的说。
“诶,那可不成,糖不吃白不吃啊。”薛洋回答的很随便。
“但是……”
“我知道了,晓星尘,你是不是想请我吃一辈子的糖啊?”
“……是……”
“那我答应你。”
“真的?”
“我什么时候撒过谎了。”

这时晓星尘从荷包里拿出一颗糖,放在薛洋手上:“阿洋,这颗糖为契约糖,吃了就不能反悔。”
晓星尘突如其来的中二还确实让薛洋有些害怕(误)。

薛洋拆开手里的糖果,把它放入嘴里,仔细的品尝。
然后像只猫一样,惬意的眯起了眼睛。
“阿洋,我送你回去吧。”
“不,我送你回去。”
“可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那就有劳你了。”薛洋心里暖暖的。

两人提起随意放在一旁的‘打包火锅’,晓星尘先把薛洋送回了合租屋后,自己才回宿舍。

薛洋一回来就在床上躺尸了。
连澡都没洗就睡了。

他终于有晓星尘的QQ,微信,手机号码了,嘿嘿嘿……

薛洋是最后一个回来的,之前的三个人都已经在床上嗝屁了。

tbc.

【晓薛】主晓薛现代文

※大早上的我居然能摸到手机……诶嘿嘿嘿🌚

                      夜间(六)
魏无羡和江澄一人扶一个,出了火锅店的门。
“咦,蓝湛,你醒了啊?”魏无羡有些惊讶。
谁知蓝忘机没说话,瞟了一眼江澄,便把魏无羡带走了。

呸,死给!

江澄一脸黑线的拖着蓝曦臣走了。
但是,走了几步,江澄就认输了。
实在是太重了……
江澄把蓝曦臣放在路边的椅子上坐着,然后他也坐下去了。
本来想歇一下再继续的,突然,一双手攀上了江澄的腰。

“卧槽!”措不及防,江澄爆了粗口。
随后,蓝曦臣抬起头来,含着泪的大眼睛对着江澄眨啊眨,搞的江澄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蓝曦臣委屈巴巴的开口:“澄澄是不喜欢我吗……”
江澄看着路人越来越多,还时不时的瞅他们一眼,就恨不得马上回家。

所以他就按着蓝曦臣的心意答了:“怎么会呢,我最喜欢你了……”谁让你叫澄澄的!

“我就知道!澄澄一定最喜欢我,我也最喜欢澄澄了!”
江澄听着有点别扭,两个大男人的在大街上说喜欢,画面有点太美了。
“那,我们先回去好不好?”江澄尴尬的说。
“不要,我还要做一件事情……”蓝曦臣说完就跑到大街上随手拉了一个人过来。
目睹全程的江澄:蓝涣,你的温和儒雅是不是被狗吃了……
然后,他就听见蓝曦臣大吼一声:“江晚吟!我喜欢你!”
然后江澄……整段垮掉啊!
江澄小声的说:“嗯……”
听到了这个回答,蓝曦臣朝着被拉过来的妹子微微一笑:“谢谢你见证了我们的爱情!”
妹子:“啊?哦,祝你们搞基幸福!”就走了……

这次就连旁边打麻将的大爷们都看过来了。江澄也没管蓝曦臣怎么样,牵着他就跑。
蓝曦臣愣了愣,随后紧紧的回握住江澄的手。

夜间的风吹过,轻轻的拂过江澄的发丝。
在霓虹的灯火里,他听见蓝曦臣轻轻的说:“江晚吟,我真的很喜欢你……”

江澄看着他说:“我也是……”

另一边的四个人也出了火锅店。
薛洋说:“晓星尘我带他回去,阿瑶,你回去不?”
“我还有事,等会再回去。”金光瑶回答。
“那我先走了,拜拜。”

“早就听闻,聂明玦(身高)的鼎鼎大名了,久仰久仰。走吧,我送你回去。”金光瑶转过身对聂明玦说。

“鼎鼎大名?我又没醉,你倒不如去帮帮你的朋友们。”聂明玦有些恼。

“我现在过去他们可是要打我的,再说没醉就不能送你回去了?什么逻辑。”金光瑶笑着。

“……”
“走吧走吧。”

“对了,我有一点奇怪,你是怎么长成这样矮的?”聂明玦也没管太多。
“我还没问你呢,你究竟是吃什么长成这样高的?”
金光瑶与聂明玦的氛围很好。

聂明玦的脾气不好,整个人都像随时会迸发的火焰。
因此和他亲近的人并不多,更何况是聊的来的。

金光瑶把聂明玦送到了宿舍下,刚想走,却被聂明玦叫住了。
“电话给我。”聂明玦说。
“哦。”金光瑶乖乖的拿出手机。
“以后再聊。”聂明玦将两人的号码互存之后,对金光瑶说。

那是金光瑶第一次仔细看聂明玦。
宿舍旁的路灯亮着,让聂明玦本就深邃的五官变得柔和。

“我走了。”

金光瑶看着他说:“好,拜拜……”
“嗯。”

聂明玦离开后,金光瑶还没走。
他拿起手机,看着屏幕里电话簿上的‘聂明玦’,心里竟是有些喜悦。

金光瑶在去合租屋的路上,整段心理基本是:天呐,我又相信爱情了!

tbc.

【晓薛】主晓薛现代文

※在母上催睡觉之前,我再来一发……
我就是要搞!事!情!
自我介绍那段我就是凑字数,千万不要打我……🌚

                    搞事情(五)
“哇啊啊啊!好爽啊!”魏无羡边嚎边向火锅里放辣椒。

“……”江宇直不想和死给说话,并对死给用了死给死冲击波.jpg
“……”蓝曦臣不想说话,并对在场的人展开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蓝忘机的表面毫无波动,内心却是‘羡羡放辣椒的动作也好萌啊’.jpg

“阿瑶……你吃什么……”薛洋尴尬的问。
“咳咳,来火锅店还能吃什么……”
原本是四个人一桌的,但是多了一个宋岚……
没错,宋岚走了,多好啊……
宋子琛:“我……”
晓星尘:“我知道了……”
宋子琛:“那我……”
晓星尘:“你走吧……”
就这样走了……多草率啊,连人都没介绍!

此刻……
晓星尘很想给薛洋吃糖.jpg
聂明玦很好奇金光瑶的身高.jpg
两两相对。

“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晓星尘说。
“哦哦,服务员随便来个火锅!”薛洋喊着。
“那就从聂兄开始吧……”
“嗯。我是聂明玦,高二五班,体育委员。”很简短,但很有气势。

“我叫晓星尘,是高二五班的美术兼音乐委员。”也很短,但很温和。

“咳咳,我叫薛洋,高二四班。”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真的什么都没当。(不要打我……)

“金光瑶,和成美同班,学生会会长。”金光瑶表示懒得说话。

然后,火锅就来了……

“你们要不要喝水啊?”搞事情的魏无羡问。
“好啊,那就有劳你(弟媳)了。”蓝曦臣笑了笑。
“我也去。”江澄说。
“走你!”

随后他们就往雪碧里参了白酒。
眼睁睁的看着蓝家的两个人(傻子)把雪碧喝了下去。

蓝忘机当场就倒。
蓝曦臣看着像是没什么事,结过他伸手推了推蓝忘机,把自己给推睡着了……
“……”魏无羡式目瞪狗呆.jpg
“……”江宇直式面无表情.jpg
“江澄,你给他们倒了多少酒啊……”
“就几滴啊……”

“……”薛成美式惊讶。
“……”金光瑶式嫌弃。
“……”晓星尘式尬笑。
“……”聂明玦式皱眉。

“那什么,我们先走了,钱回去再给你们!”魏无羡很忧伤。
“走你妈!卧槽,蓝涣!你怎么这么重啊!”江澄很生气。

晓星尘可聪明了,活学活用。
拿起聂明玦刚点的酒就开始喝。
然后嗝屁(醉)了。

“那个,我们还是打包回去吧。”金光瑶说。
“好……”薛洋回。

于是就兵分四路了……

至于为什么兵分四路,当然是剧情需要啦……🌚

tbc.
这次玩了一个很普遍的梗,蓝氏醉酒梗……(千万不要指望能发生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