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

请勿关注,已换号

[晓薛]生之时

※人物重度ooc
※不知道写什么系列
※很多私设,不喜勿喷
※今天开始好好写作业👌

                  生之时(短篇)

“师父,师父啊,下来吃饭了!”晓星尘在林子里大喊着。

真是的,又没同他商量就自己跑出去了。
晓星尘扶额,对于这个师父啊,说多了也是无奈。

上方的树枝动了动,薛洋突然从上面窜出。
晓星尘抬头,这师父又要干什么……

只见薛洋向他这处坠落,还说着:“徒弟弟接住我呀!!!”

晓星尘犹豫的伸出双手,薛洋却双脚一点,踩在了他的手上。

晓星尘:……

“吃饭了吃饭了!”薛洋用轻功往不远处的小茅屋飞。
经过晓星尘身边时,还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似乎是说他干的不错。

晓星尘叹了口气,他果然是栽在这师父手上了。

“小星星你快点啊,不然我就要吃光了。”薛洋咬着筷子说。
“来了来了。”别说,晓星尘还真有点慌。
这个师父的饭量可不是常人能比的……

盛好饭的晓星尘看着狼吞虎咽的薛洋,有点忍俊不禁。
“师父,慢点吃。”晓星尘说着还把黏在薛洋嘴边的饭粒拿下。
“嗯?不行不行,太好次了!”薛洋听了那句话连忙摇头。
“我以后还可以做给你吃的,现在就别吃那么快了,容易噎着?嗯?”
薛洋转了转眼珠,倒是也划算。
“好。”

饭后。
“小星星陪我练功嘛?”薛洋看着晓星尘说。
“饭后不宜剧烈运动,还有,我得先洗碗。”晓星尘看着一大盆子的碗觉得脑袋有些疼。
“那你洗完了陪我练?”
“再说吧。”

等晓星尘洗完碗时,薛洋已经抱着降灾在走廊上睡着了。
“真是的,不知道会着凉吗。”晓星尘轻轻的抽出薛洋手中的降灾,将它放在一旁,随后把他抱在怀里,走向他的房间。

晓星尘把他放在床上,之后熟练的蹲下身子帮他去脱鞋。
一系列的睡前事件弄完后,晓星尘想退出房间,可刚转身就被薛洋抓住了衣角。

“别…别走……”薛洋梦呓道。

晓星尘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了。
他也问过薛洋到底梦到了什么,可薛洋每次都会笑着对他说:“只是梦到你突然离家出走了而已。”

“师父,真的只是离家出走这么简单?”晓星尘盯着熟睡的薛洋。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薛洋的手逐渐松开了。

晓星尘压低声音说:“晚安。”
便退出了薛洋的房间。

走廊上还放着薛洋的降灾,晓星尘无奈的再去了一次薛洋的房间。

他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月亮也升到了天空的最顶端。
晓星尘发现他不懂薛洋,一点也不懂。

“唉……”这徒弟做的可真是失败。

“算了,睡觉。”

夜晚的风渐凉,吹的薛洋有点冷。
以至于第二天晓星尘醒来的时候发现怀里抱了个东西,还暖暖的。

“师…师父?你怎么在我床上?”晓星尘有些不自然的问。
“因为我冷啊,你又很暖和。”薛洋倒是理直气壮。
“不是…冷的话加被子就好了。”
“怎么?你还害羞了?咱们都是男人,你有的我都有,别害羞嘛。”
“我没有害羞……”

明明是像往常一样的早晨,晓星尘却觉得非常荒谬,也说不出是哪里怪。

“那个…小星星啊,你想不想下山去历练历练?”薛洋支支吾吾的问。
“下山?”晓星尘有点兴奋。
“对啊,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呢。”
“我们一起去?”
“都说是历练了,当然是你一个人去了。”
“那我不去了,一个人也不好玩。”
“你可以去结交一些朋友啊。”
“交朋友?好玩吗?”
“嗯,比和我呆在一起好玩。”
“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薛洋把晓星尘打发下山后,自己也下了山。
他那个姓常的仇家啊,似乎是要等不及被自己手刃了。

常家。
“这次叫我来做什么?”薛洋翘着二郎腿说着。
“请薛公子来吃一顿酒宴罢了。”常慈安笑着说。
“成美,别太紧张了。”金光瑶笑着说。
“哦?竟是这样的话,我便不客气了。”薛洋虽这样说着,可心里到底是不信的。

直至这天的后半夜,薛洋醒时发现自己已是在常家的地下室了。
“醒了?”常慈安问道。
“这么大的动静还不醒那不是猪吗。”薛洋冷哼。
“十年前,你杀我儿可认?”
“哪能啊,是他自杀的,我可没动手。”
“放肆!来人,剁掉他一指!”常慈安气的脸都涨红了。

薛洋也不反抗,这种罪他都不知道遭过多少次了。
小刀斩断小指的那一瞬间,薛洋感觉心底有着什么东西在躁动。
可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晓星尘的笑颜,却是硬生生的把这种怪异感压了回去。
“怎么样?招不招?”

“不是我杀的。”

“嘭!”上方的门突然开了。
紧接着传来金光瑶的声音:“常家的都给我活捉!”

金光瑶跑到薛洋面前,将恨生架到一旁的常慈安身上,对薛洋说:“成美,你先走。”

薛洋点点头,拿起被甩到一旁的降灾,使着轻功回山了。

“嘶…下手真他妈的黑!”薛洋强撑着给自己找能止血的药。
“常慈安?很好。我若是不灭了你全家,我便不信薛。”
薛洋的双眼里是从未有过的癫狂,这仇恨在十年前就开始生长。
谁知道他被污蔑时的不甘,谁知道他被孤立时的痛苦,谁知道他遇见晓星尘的喜悦?

这一切,都因为常慈安。
“我定与你势不两立!”

夜又深了几分。

“子琛,怎么了?”晓星尘与宋岚走在街上。
宋岚是他下山之后交到的第一位好友,两人也合得来。
“嘘,你听。”宋岚示意他听旁边两个金氏门生的对话。

“诶,昨晚那薛洋被常家的逮住了之后呢?”
“我听说啊,是被断了一根手指。”
“这么惨?那得多疼啊。”
“这还叫惨?那常萍不知道死的多惨呢,这要是我是常慈安,我肯定要薛洋生不如死。”
“人多嘴杂,别说了别说了。”
“嗯。”

晓星尘突然起身想去抓住那两个人。
他听到薛洋的名字时眉头就皱起来了,何况是断了指。
“星尘?”宋岚不解的拦住他。
“啊,子琛,我有些私事需要处理,今日不能奉陪,抱歉了。”晓星尘抱歉的笑了笑。
“无事。”
“那我便先行告退了。”
“再会。”

晓星尘追出去时发现人都溜了,这还怎么找啊……

先回山上吧……

当他推开薛洋房门的那一刻起,什么都变了。
房间里很凌乱,有些地方还带着血迹。
桌子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师徒情至此,不必挂念。

晓星尘想说他才不稀罕什么师徒关系,他稀罕的是这个不值钱的师父。

可这些血迹也是证实了那两个人说的事。

“薛洋,你等着我。”

三日后,金陵台。
“所以说,你是薛洋的好友金光瑶?”晓星尘背着霜华问。
“是,有什么问题吗?”金光瑶笑道。
他知道薛洋收了个徒弟,可没想到会突然见面啊。
“那你知道他此刻在哪吗?”
“现在的话……不出意外是在常家……”杀人。
“多谢!”
也不等他的话说完,晓星尘就走了。

常家…常家……在哪啊……

晓星尘一路打听过去,刚来到门口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若是我不承认反倒要杀了你呢?”

“那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常慈安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

晓星尘轻轻推开门,看到的便是薛洋沾满血的后背。

“你……都知道了吧……”薛洋闻声扭头,看到了晓星尘。
“是。”
“你来杀我的?”
“……”

“哈哈哈哈,你和他们一样,不信我?!”薛洋只觉得血液渐渐的从身体里流出。

“愣着干什么!两个一起杀!”常慈安大吼。

离薛洋最近的那个小厮抄起一把刀就向他砍去,可他好像不愿躲。

“薛洋!”第一反应,便是护住他。

薛洋睁大的双眼里流出清泪,一滴,两滴。

晓星尘一只手为他抹去眼泪,另一只抚上他的脸庞。
薛洋听见他嘶哑的声音:“我没有不信你…我…怎么会不信你呢……”

“晓星尘!你撑着!我带你去找大夫…!”薛洋抓着他的手。
不料晓星尘突然的挣开,盖住他的眼睛。
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好好活下去……”

“别…别睡!”

待晓星尘倒在他的怀里,薛洋看到那小厮一脸恐惧。

“既然恐惧,又为什么要得罪我呢?”薛洋提起降灾冲去。

心里那股躁动,再也止不住了。
死……都给我死……

“常慈安啊,我都说了没杀你那傻逼儿子,可你偏偏不信。”薛洋笑着说。
常慈安看着那溅着血的脸,觉得活像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

“你杀了我要娶回去的人,这账该怎么算?”

“嗯……挖心好像不太好…水淹又太便宜你了。绞刑又不太痛苦……有了,要不我将你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吧?”

“求求你…别……啊!!”

薛洋的眼底,连最后一抹光也暗了。

他把常慈安分成了不知道多少片,后来,全都挂在了常家的匿排上。
还点了一把火,烧了这不堪的地方。

薛洋笑着对晓星尘说:“我们回家……”

那晚,他对晓星尘说了许多事。
说他如何看清这肮脏的世界,说他如何遇见晓星尘的,说他……如何喜欢上晓星尘的。

“当初只觉得你的眼睛干净,后来却是怎么也戒不掉了。”

“你还欠我好多顿饭,别想抵赖。”

“所以你快点醒,别睡了。”

“明天你就会醒的,对吧?”

“……我喜欢你啊。”

薛洋伏在晓星尘的胸前,用力的裹紧他的衣服,似乎是不接受这结局。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晓星尘胸前的衣物已经被打湿。

“晓星尘,我等你。”

生之时,生不逢时。
死之时,撕心裂肺。

“我一直没说,其实我很幸运,遇见了你。”他笑着对薛洋说。

你看,春去秋来,我还是很喜欢你。

end.

评论

热度(56)